【校园奸淫实录】作者:不详

发布日期:2018-04-10  来源:乱

              校园奸淫实录


字数:13794字

                (一)

  回想此事已经发生了二十年之前,我叫Simon(假名),是一间男女子中学当教师,我在这所学校教了十年书。直至离开前已和无数女学生、女教师、几个女校长有过性关系,当中有些还是老处(处女),令我吃尽无数免费餐。
  一九七九年,我刚毕业於某大学,出来到一间男女子中学当教师,第一个令我吸引的是该校Miss Chan『陈金川』小姐,她是我同事,后来亦成为我太太。

  往后亦助我奸淫了多个女学生、女同事,实在功德无量。

  回想第一个月上班,在没什么人说话的宁静教职员室中,突然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从走廊走来。Miss Chan进了教职员室,从外表看来却仍像二十来岁,现在仍是单身。她长得好看,在学生私下的谈论中她甚至比校内公认的校花还要漂亮,身材也是数一数二的。但由过於内向,以致於一直都没有结婚。
  我的位置就在她对面,看到她身材不俗,而且经常穿一些短裙上课。修长白晰的双腿,令我恨得牙痒痒的,於是我便在办公桌下放一些小镜子,或者在她坐下时,以便一睹裙内春光。一般女生的内裤颜色变化不大,不是白色就是黄色,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白恤衫、蓝色的短裙。她座下时双腿大跨,我的位置刚好,从镜子的倒影,他看到一片粉红色,那是出现在她裙内双腿尽头之处。

  我全神贯注的在看镜内倒影,好在Miss Chan不知道,当时我几乎一见面立即坠入淫欲的致命吸引力中,她约150公分高,拥有一双我所见过最美丽漂亮的双腿,穿着一件非常好看的超短迷你裙,斜座在椅上双脚也搁在上面,让人看得热血沸腾,淫欲高涨,我好想站到有利位置,以便偷窥她的裙下风光,但是又不能做得太明显,真让人心痒痒的好难受。

  几个月后,我和全学校人(尤其Miss Chan)混熟了,真盼望能和她独处,可是一直总是无法称心如愿。

  机会来了,一天放学后,我与Miss Chan一同走时经过校长室,却料不到是校长给了我们一幅活色生香的春宫。女主角正是训导主任李太李胡丽珍,她一丝不挂地骑在一具赤裸的男人身体上,此刻正吞吐着校长的阴茎。

  我和Miss Chan木立在当场,接下李太跨过校长的大腿蹲在沙发上。校长扶着粗硬的大阴茎,把龟头对准光洁可爱的肉桃缝。

  李太羞答答的望着,慢慢的把小腹凑过去来。校长看见,硬梆梆的肉棍儿终于破开水蜜桃。那时的感觉是温软的腔肉,紧紧地收缩着龟头。

  校长把粗硬的大阴茎插入她可爱的肉桃缝。李太举起两条嫩白的大腿,勾住校长的身体,跟随问她想不想试试从后面弄进去,李太点了点头,于是也伏着让校长玩「隔山取火」的花式。从后面插入光洁的小肉洞时,又是另一种有趣的现象。除了两片红润的阴唇夹住条粗硬的大阴茎,校长见到她两瓣嫩白的屁股中间粉红的屁眼也很可爱,就用一个手指插进去。这时正在陶醉于奸淫,并没有阻止校长对她肛门的袭击。

  于是校长突然动了插李太的屁眼的念头,从她的阴道里拔出湿淋淋的阴茎,然后对准她的屁眼挤进去,李太这时前面空虚,后面充实,才叫起来。但是校长已经欲罢不能。她的肛门里很紧窄,暖呼呼的舒服极了。要她忍耐一下,让校长在她屁眼里发泄。抽了送二十来下,就在李太的肛门里喷射了。

  一会儿,校长拔出粗硬的大阴茎,回到阴道里继续抽送,李太的屁眼被挤出一滴精液。校长扯一张纸巾为她揩抹,对她说道:「等一会儿,我还要在她阴道里再射一次。」

  我和Miss Chan在门口见了,我打趣地问道:「Miss Chan,你男友的有没有这么大?长?粗呢?」说时我正用自己的阳具顶住她双腿内则。

  Miss Chan挣扎的站起,却发现她碰到一根异物,热热黏黏的,定睛一看。

  竟然是男人的阳具,又粗又长,又硬又翘,真像条大号香蕉一样。她正想大声尖叫时,却发现嘴巴被我用手呜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别叫!」我在她耳边低声的说道。我深怕校长会马上发现,於是捂着MissChan的嘴,拉着她走到教员室中,将门关上。

  Miss Chan连忙问道:「你做什么?为什么这样大胆……」

  我不等她问完,就用唇封住了她的嘴。

  「呜……呜……」Miss Chan挣扎着,用手槌打着我的胸部,然而却一点用也没有,我的唇仍紧紧地贴着她的嘴,他的唇就像蛇一样不断的要深入她的嘴里。

  她扭摆着扭着腰,想要逃脱我的强吻。然而这却更激起了我的性欲,我的手开始自由活动,慢慢地享受,慢慢地拉开Miss Chan的上衣,将手伸了进去,手指开始在那硕大、滑软的乳房上轻轻地移动着。

  Miss Chan被我这样吻过、摸过,刚开始她极力地反抗着,但渐渐地,她感觉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逐渐地从体内燃起。

  於是乘Miss Chan的态度软化时,强行将她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地剥下。很快地,她就完全地裸露在我面前。

  我张大了两眼看得发呆,心里想着:「哇!真想不到Miss Chan,身材还是那么的『正』!」

  美艳绝伦的粉脸,白里透红,微翘的红唇似樱桃,肌肤洁白细嫩赛霜雪,乳房肥大饱满好似高峰,乳头紫红硕大有如葡萄,乌黑阴毛好比丛林,臀大肉厚像似大鼓。身上散发出的一阵阵体香,使我闻得神魂颠倒,欲火如焚,再也无法忍受,於是双手抱起她的娇躯,放在桌上,如饿虎扑羊似的压了上去,狂猛地亲吻着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肤。

  Miss Chan被吻得全身养趐趐的,双手情不自禁地抓着我,娇喘的说:「不要这样……啊……不要……」

  「Miss Chan!你的胴体好美啊!尤其是这两粒大奶头,我真想要把它吃下去!」於是含着她的一粒大奶头,又吸又吮又咬的,一边则用手揉捏着另一粒奶头。

  Miss Chan整个人被他揉吮得快要疯狂了,她从来没有这种感觉过,只好全身摊在我身上任玩弄。

  揉吻吸吮过双乳一阵后后,把她的双腿拉到办公桌边分开,蹲下来仔细地观赏小穴,只见两片肥厚紫红的大阴唇上面生满寸余长的阴毛,用手指拨开两片大阴唇一看,粉红的阴核,一张一合的在蠕动,淫水潺潺地流了出来,温温地闪着晶莹的光彩,美艳极了。

  於是我伏在Miss Chan的双腿中间,含住她那粒似花生般的阴蒂,用双唇去挤压、吸吮,再用舌头舔,用牙齿轻咬地逗弄着它。

  Miss Chan被舔弄得全身瘫软、魂儿飘飘,浑身都在打颤:「噢……啊……

  别……别这么……舔……不要了……「

  我舔着舔着,终於也忍不住了便将自己已褪下半身的裤子完全地褪下!用手握着自己裸露出来的那根棒子°°那根粗大肥壮的阳具,用手搓着自己那支坚挺无比的阳具使得它愈来愈大。

  Miss Chan她想着那粗大的东西将要插入她身体里面的。天啊!多可怕!她极力想逃开,但我却一步步地进逼,终於还是被抓住了双腿……

  「不要啊!哎呀……噢……」

  但太迟了,只听到「渍」的一声,我的阴茎已经整条插进Miss Chan阴道里头。她也「哎哟!」叫了一声,激动的把我身体紧紧揽住。我持续让阴茎在阴户里活动。

  插了一会,她微笑着用媚眼望着我,看来十分满意我侵入她的肉体里。我捉住她玲珑双脚,将她粉白的大腿举起,粗大的阴茎纵情地在她湿润的阴道里抽送研磨。

  Miss Chan随着我对她的奸淫急促地娇喘着,终於舒服得忍不住高声呻叫出来。我将她的双脚架在自己的肩膊上,腾出一对手摸住奶子,把两堆细皮软肉又搓又揉。

  这时Miss Chan忽然肉紧地搂抱着我,肉身颤动着。我也感觉出她的阴道里分泌出大量的液汁,浸淫着我的阴茎。我知道她到达了性交的极乐景界,便更快对她下体的奸淫。很快地前后动了不足一百下,她便到达了高潮,她不能自控地尽情叫着:

  「Oh……好舒服呀……我来啦……来啦嗯……高潮……来啦……Yes!……」

  她的淫水亦流了我半身都是,起身时还有几丝浓浓白白的阴精连结着我们的性器。

  Miss Chan的嘴唇和我亲吻着,底下的肉洞也一慑一慑地吮吸着我插在她肉体内的阴茎。我抬起头来问她:「Fuck(插)得你开心吗?」
  Miss Chan睁开媚眼儿说:「不告诉你。」

  此时心想真开心,但心中有些问题:她已不是老处,经手人是??(当时七十年代,女性十分保守,第一次怎么会轻易给男人呢??)


                (二)

  上回提及我和Miss Chan在校长室外看到之春光,继而把她「就地正法」后知才道Miss Chan已不是老处,经手人是谁?……

  我同Miss Chan经过一场大战后,大家亦十分满足的望一望对方,不期然想问她第一次是何一经手?但始终没有开口。

  我提议送她回家,一路上大家倾谈甚好,到她家后她一五一十的向我诉说自己15岁时被强奸的破处经历,原来是一个可泣的故事。

  在七年前的一个黑夜里,色狼换好黑色战衣上阵,在一些偏僻的大厦附近徘徊,查看有没有合适的猎物(Miss Chan)。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过,色狼心里越来越焦急,欲念却越来越高涨,竟然没有合适的少女。时间到了晚上十一时,忽然,远处走过一位少女(Miss Chan),见机不可失,自然从后跟随。约莫走了五分钟,少女已来到自己的大厦楼下,沿途观察着她,细心分析,少女个子不高,大约160CM,身穿蓝色PE裤连校服,手执一本大书。

  其实她的身材并不出众,上围看来只得33寸,不过相貌极美,短发至肩,唇齿白,鼻子高  ,眼睛含情默默的,而一双又白又滑的大腿裸露在短裤外,令人想入非非。可能由於经常运动,她的臀部曲线很美,还是处女吧,看来色狼已爱上强奸破处的行动,看着无助少女痛苦失贞的样子,更获得加倍的快感,而且处女的阴道紧窄非常,令人干得兴奋无比。

  现在性欲高涨,她只好怨自己运气不好。他们一同走进电梯,运动少女按了10楼,而色狼则把握机会,装作按关门制,以手擦过她的一双乳房,品尝她的乳质,想不到她乳房细细,弹性却极佳,看来这猎物的各方面也不错。

  电梯到达了10楼,色狼尾随其后,看清环境,待这运动少女行至楼梯旁,随即动手,以手紧按她的小嘴,另一手则以刀指吓着她,别反抗,随即沿楼梯拖她上大厦的垃圾房。

  当少女被拖至垃圾房,色狼的手便在她身上活动起,将她反手扣起,手已快捷地揭起她的运动衫,少女的运动型胸围被我粗暴的撕破,随即露出一双小巧的乳房,少女还在不断反抗,於是老实不客气地给她两巴掌,少女才停止哭闹,惊惶地看着色狼。

  色狼要她的处女之身呢?少女顿时面色惨白,哭求放她一马。

  「你还是处女,我又有机会表演破处神功。」

  色狼在含乳,看着Miss Chan小巧而坚  ,又富弹性的乳房,已心神难耐,左手握着她的左乳不断揉弄,一面低下头,把Miss Chan的整个右乳含在嘴中。

  可能由於经常运动,她的一双乳房弹性极佳,含在嘴中就好像吃布丁一样,令人兴奋。

  这时色狼的左手也没闲着,一时大力一时轻力的把玩着她的左乳,Miss Chan的乳头还是浅粉红色的,看来从未被人玩弄过,如何受得这些刺激,乳头慢慢转硬,乳房也涨了起来,看着这些转变,令人更为兴奋。嘴巴大力吸啜她的右乳,舌尖不停拨弄她的乳头,不时以牙齿咬扯,令她又快乐又痛苦。
  色狼抬起头,改以双手大力狂揪她的双峰,Miss Chan立即露出痛苦的表情,双手的攻击集中在她幼嫩的乳头上,手指不停捏动,只见乳头已硬直起来,接着一面想着如何玩弄这美女。脱下她的运动短裤,Miss Chan穿了一条粉红色的花边内裤,这情形下更见性感。色狼随即把她的内裤脱掉,收进自己袋中,观察她的阴部,如短草般围在她的阴唇边。经过连番玩弄,在她的阴道口断断续续的流出透明的爱液,他以舌尖轻舔,细意品尝爱液。

  色狼的大鸡巴早已急不及待,抬起头来,足足有八寸长,劲道非凡。命MissChan将整条鸡巴含进嘴内,她的小嘴哪里能够容纳,只含到一半便顶在喉咙上,一面吸啜阴茎,继而紧密热熨的小嘴内不停抽插,双手则挤弄她的乳头,她的口水沿着鸡巴滴在地上,火热的龟头不断撞击着柔软的香舌,享受着无尽的快感。

  很快色狼便到达高潮顶峰,将阴茎狠狠插入Miss Chan的喉咙中,将八寸长的巨物完全插入她的小嘴内,无数的精液便沿着食道直接射进胃内,精液的气味令她不停呕吐,  吐不出来因早已射进她胃内的大量精浆。

  然后将她推倒在地上,命她像狗只一般伏着,自己则绕到她的身后,自己半跪地上,将双腿分开,然后托着她的臀股,将她的下身放在身上,阴茎抵在她的阴道口,只插入龟头的一小部份,待炮台装好再施以破处一击。

  Miss Chan拼命反抗。色狼以右手紧按她的嘴巴,左手则抓着她的左乳不放,破处的时候到了,深吸一口气:「一,二,三!」随即全力一顶,八寸长的鸡巴整根插进了Miss Chan的阴道内,轻易的插破了保存了十五年的处女膜。看到处女血不断的从阴道口滴出,心里爽快极。

  不愧是处女,阴道紧窄,肉壁紧紧夹着鸡巴抵抗我的攻势,先大力抽插,将阴茎插到阴道尽头,然后以三浅二深之式,一轻重的撞击着她的子宫,破瓜的痛楚,早已令Miss Chan痛得不似人形,八寸长的巨大鸡巴强行在幼嫩的处女阴道抽插,火热的龟头以转穿她的子宫为目标,肉壁不停收缩挤压,刺激着的阴茎。

  五分钟后,色狼渐将攻势加强,阴茎越插越快、越插越深、越插越狠,MissChan的下身被撞得起伏不定,可想冲力之巨。疯狂的不停抽插,爱液混和着处女血泻了一地都是,她已被操得死去活来。龟头插入她的子宫尽头,享受着连番快感,在高潮中把精液全数射进子宫深处。今天是危险期,可惜已经太迟,精液灌满子宫及阴道,多得倒流出来。

  Miss Chan则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处女之躯被色魔强暴夺去,身心的痛楚都很巨大,再被色魔以精液灌满子宫,说不定因此怀孕,更心胆俱裂。
  色狼把她推倒地上,兽欲已得到满足,便悄悄的离她而去。

  听了这可怕的事后实令人发指,但自己又有一番兴奋,另方面是同情的。
  Miss Chan细嫩的香腮贴我的脸说道:「Simon!我爱你,并不在性交方面满足才爱你。我这具残花败柳的肉躯多亏你能了解,使我在人世间还能得到一点温暖,更怕将来的丈夫知道多事。只要你不弃嫌,就使冒着」淫荡「二字,日后也将尽量找机会给你开心享用我的肉体就是,只要你玩我的时候觉得舒舒服服,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若你不介意我过去的遭遇(被强奸而破处),以后有机会我会为你作出补偿。」Miss Chan说。

  「怎么补偿我?难道帮我把全校女生也……」我说。


                (三)

  上回提及Miss Chan在学生年代惨遭强奸失身的遭遇(被强奸而破处),并表示以后有机会为我作出补偿……

  「怎么补偿我?难道帮我把全校女生也……」我说。

  「我自己已非处子之身,若和你一齐又怕你不喜欢,这样吧……」Miss Chan在我耳边轻轻说。

  她的想法令我不禁……实在太出乎意料之外,她应允我把学校里的老处给我试试,想到这里我忽然心中泛起了一个人的影子──今年中五A班的小女孩°°朱小娇,16岁。

  Miss Chan正是她的体育老师兼负责些课外活动,我其实有教她化学科,有时上课时间中看到她的坐姿——不自觉地经常让我饱览裙下春光,加上她是美人儿,肉腿横陈的情形令我忍不住兴奋起来,但下面的小弟弟却毫不合作,早已硬涨得令我直忍着痛。

  「搞到你扯哂旗啦!其实我知好多男生都想扑!」Miss Chan说。
  「你真知我心意,好老婆。」我说。

  接着我与Miss Chan开始行动计划——代号为『学校破处一』……
  上完体育课后,一群女学生在女厕换衫,她们虽然都只是十五、六岁,但身体发育得很好,单看她们胀鼓鼓的乳房,和她们浑圆的屁股,真是很难说她们还只是小女孩。尤其是一个叫朱小娇的,她身材最好,胸围足有三十六C乳房,就叫其他女孩子又羡、又妒。还有,她脱去裙子,白色三角裤中央贲起的地方,黑压压的一大片,浑不似其他的女孩子,还是稀疏得很!

  十分锺后,所有同学走出外,但小娇仍未换好衫,正当她想脱运动裤之际,Miss Chan行了入来,一手将她的运动裤扯开,然后动手来脱她的三角裤,虽然她极力挣扎,但很快她的下身便已赤裸了,她双腿给大力的分开,中间那毛茸茸的地方已给人一览无遗了,Miss Chan埋首到她下体,细意欣赏那给阴毛遮盖着的洞口,那里还是粉红色,鲜艳非常。

  「哼,看一看罢了,居然湿了起来!」Miss Chan说:「我警告你,你不要再借故亲近化学老师Simon,他是我的,要不然,我下次就将一条铁棍,插入你这洞内,知道吗?」

  Miss Chan走了,剩下下身赤裸的朱小娇,躲在那里,无言的哭泣着,她从身上拿出一幅相,相中人是一名非常英俊的男子Simon(即是我),就是教她们的化学老师,她看着看着又流泪了!

  这时我己入了女更衣室,然后将一条手巾递到她面前,抬头一看,就是化学老师Simon,小娇突然记起自己没有穿裤子,给他看到,岂不羞死人?她涨红着脸,用上身的T恤盖着下体,拿过手巾抹眼泪!

  「不要哭啊!」我温柔地说:「哭肿了双眼,便不漂亮了!」

  我温柔的拥着朱小娇,轻轻的替她抹去眼泪,她呆呆的看着,这时我的脸俯下来时,她不禁闭上双眼,只感到一个温暖而柔软的嘴唇,已吻在她唇上。她只感到全身发软,倚在宽阔的胸膛上,我的舌头已将她嘴唇顶开,伸了进去,和她的舌头纠缠着,她感觉到一道热流从头开始,一直泻至下体。她知道下体已经湿了,而且有一种空虚,希望有东西可以来填满,不知何时,已按在她的乳房上,轻轻的搓捏着。

  她的乳头已发硬,胸围紧紧的箍得她透不过气来,我的手已来到背后,解开胸围的扣子,她如获大赦,深深的透了一口气,一双乳房已经解放出来,我的吻已落在那两颗茁壮的、粉红色的乳尖上,她只感到说不出的舒服,手亦已经按在她那空虚的地方,温柔地抚摸那茸茸细毛,她不禁分开双腿,像等待我的深入。
  果然,我手指已来到那湿透了的洞口在巾触,令她全身轻颤,那里更湿了,手指已顺着她的分泌缓缓探了进去,她全身像抽筋一样,但嘴里却发出愉快的呻吟,这时,自己已脱光自己的衣服,小腹下一根灼热的阳具,映入她眼内,她又惊又喜:惊的是太大了,喜的是可以看到心爱的人的阳具。

  跟着按着她的头,缓缓接近自己的阳具,它已巾到她的面庞,她突然感到一阵激动,张嘴便将我的阳具含在口中,像吃雪条一样缓缓地吸吮着,她的吸吮,令我发出兴奋的喘息。

  她感觉到它越来越大,而且我已挺动屁股,将阳具插到她喉咙,她感到很辛苦,但却强忍着,因为这是她渴望的!

  她躺在地上,双腿已给大字分开,那毛茸茸的三角,已给他看得一清二楚,她羞不可仰,双目紧紧闭上,等待那销魂一刻的来临。我知道怕痛的女仔最忌慢来,长痛不如短痛,便先把龟头在她两片阴唇中间较好位置,然后出奇不意尽全身之力一挺,突然一阵灼热感觉从下体传来,她知道我已开始了。那灼热一直深入,虽然她已很湿,但始终是第一次,我的进入,带给她一阵撕裂的痛楚,但她咬牙强忍,终於在一阵撕心的剧痛之后,我已全根进入了。

  我连忙用嘴封着她的嘴吻起来,又一面安慰她说:「痛完了,不用怕。」吻了一会,我感觉到她的阴道内壁好像一下又一下的吸着我的阳具,便慢慢地抽动起来,她开始好像感到一缕鲜血从下体流出大腿,但她非常开心,因为她将自己的贞操,给了一个自己喜爱的人。我又开始活动了,极温柔地一出一入,慢慢快感取代了痛楚,她浑忘一切,扭动屁股来迎接深入!

  很快便享受起来,我亦越插越快,后来小娇把双腿夹紧我的腰,脚板则放在我屁股上,还挺高阴户来配合我的动作,小娇很快到达了高潮,在我把她推上高峰时我亦觉得自己差不多了,我对她说:

  「我唔可以射系你下面,麻烦你用口接一接……」

  刚说完,小娇到高潮了,我奋力再插了她三几十下,便拔出阳具,马上走到前面,她亦立即张口把它含着,我便尽数在她口中爆发。而小娇待我射完之后,竟把满口精液吞咽,只见那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由她的嘴角流出来……这景象真恨没有相机在身旁,不然将来可作记念。

  「实在太激了,她是我Simon在校内破的第一个老处。」我感谢Miss Chan好老婆。

  「你吃里扒外,我也没办法。不知你下一个目标是谁?」Miss Chan说。

  「好老婆,你真知我心意的,我想扑……」我说。


                (四)

  上回提及我在Miss Chan协助下把中五班的女生朱小娇破处,我下一个目标是……

  终於一尝破处心愿的我才回味着那美妙的情景,又怎舍得不干此事,下一个目标是学校里人称「冷面女杀手」英文科主任°°马剑雄(35岁、未婚)。
  大家不要误会,听来似是男孩子,她的的确确百份百是个女孩子,她对自己和学生一样严格,守纪律,很少和我们一班老师同事谈笑,也许这原故,她到现在都未有对象。而见家长、叫学生留堂己是施空见惯。

  我们一群同事私下谈笑时说:「她这么古板、严肃,如和他上床应只准一个花式、关灯、不叫床。那有什么趣味呢?」

  事实是怎样呢?我后来才知道并非如此。

  「好老婆,应该怎么才『扑』到这冷面女杀手°°马剑雄呢?」我说。
  「你真色情狂,连这女杀手也想扑,好吧!她不是逢星期一都OT到7点才走吗?」Miss Chan笑骂。

  是的,是的!Miss Chan提醒了我,放学后教员室是没有人,记我我和MissChan第一次都是在此「性地」的。

  到了星期一,我的好老婆先在教员室内部署一切,开始行动计划°°代号为『学校破处二』……

  星期一放学后6:00PM,马老师果然仍在教员室。Miss Chan急忙将她接到,奉上香茶,两个人一边喝茶,一边谈些学校的事情。

  谈了一会儿,马老师渐渐觉得浑身燥热,血脉贲张,脑海里暇思连绵,尤其要命的是,小穴骚痒无比,淫水阵阵往外直涌。原来,马老师喝的那杯香茶里早已我人做了手脚,放进了迷幻药『西班牙苍蝇』。

  这种药十分劲道,任你是如何清醒的女子,只要吃了它,转眼间就会失去知觉,迷迷糊糊、淫欲大作!。

  Miss Chan见马老师面红耳赤,气息粗重,两腿夹得紧紧的,知道药性已经发作,便道:「马老师好像身体有些不适,请Simon来扶你回家休息一下,如?」

  马老师忙道:「这不太好,他是你男友,给人家见到会讲闲话的。」

  Miss Chan道:「不怕,这样吧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先出去叫Simon扶你到体育室。」

  话音刚落,我走过来了,其实放学后我正在教员室整理东西准备下班。马老师此时已是意乱情迷,也忘记了自己是谁,任由我扶起香肩,揽住纤腰,向体育室走去。

  进到体育室内,我将马老师放在床上。开始替她宽衣解带。马老师虽然神志尚清,但全身酸软,哪有气力反抗,只得大声叫道:「Simon,快些住手!」
  我淫笑道:「马老师,我等特来为你雪中送炭,大家Happy一下好吗?包你试过返寻味。」说着话,已经将她剥成了一只白羊。

  马老师虽然已经35岁,但由于平时养尊处  ,保养得好,所以仍然风韵犹存,全身皮肤宛如白玉凝脂,一对玉乳硕大浑圆,两个浅红色的乳头坚挺高翘,腰肢纤细,肚脐深凹,小腹下穴毛稀疏,形成一条细长的毛路,玉腿微张,小穴白嫩无毛,淫水不住往外流淌。

  我亦不怠慢,飞快地脱光了衣服,分开马老师的双腿,将粗壮的那话儿顶在她的小穴口上,来回研磨起来,就是不插进去。

  再看马老师,粉面通红,秀眉深蹙,银牙紧咬,显然已处崩溃边缘。

  我见时机成熟,这才双手按在她的腰间,一挺腰,缓缓的将肉棒给插进去。
  插入后,马老师不由得轻叹了一声,似乎是感叹自己的贞操即将失去,又好似期待己久的愿望终获满足,而我只觉秘洞内紧窄异常,虽说有着大量的淫液润滑,但仍不易插入,尤其是阴道内层层叠叠的肉膜,紧紧的缠绕在肉棒顶端,更加添了进入的困难度,但却又凭添无尽的舒爽快感。

  费了好一番功夫,好不容易才将阳具插入了一半,肉棒前端却遇到了阻碍,将肉棒微微往后一退,然后一声闷哼,将胯下肉棒猛然往前一顶,可是那层阻碍却没有如想像中一般应声而破,马老师的处女象徵依旧顽强的守卫着桃源圣境,不让我稍越雷池一步。

  沈沦在淫欲中的马老师,忽然从下身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胯下小穴内被一根火辣辣的肉棒紧紧塞住,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激痛,心知自己应该是晕迷,所以尽力忍着不敢哼出声来。经我般老手的挑逗爱抚,那股趐酸麻痒的骚痒感再度悄然爬上心头,虽然极力的抵抗,还是起不了多少作用。

  我双手摸捏着马老师的大奶儿,同时也把粗硬的大阴茎向她紧窄的阴道挺进去,她咬牙忍痛任我弄。我微微拔出,见到阳具已经泄红了。

  我握着马老师双脚,把她的两条嫩腿尽量分开。心中想起Miss Chan对我说:「如见红了,应放心抽送吧!大力一点,她就反而不知道痛了呀!」便放胆抽送起来。

  马老师果然渐渐舒开了眉头,小肉洞里也多出许多水份。我得到润滑,就索性让粗硬的大阴茎在她小洞里横冲直撞。我双手扶着她的两条粉腿,却把双乳贴在我的背脊。

  我手一边摸揉奶头,一边吻着樱唇,吸着香舌,插在马老师穴里的大龟头,被扭动得感觉淫水越来越多,於是再将阳具用力地抽插一下,又插进去了三、四寸,使得她娇躯一颤:「啊!Simon……痛……轻点。」

  我说:「马老师,我感觉你的淫水多了一点,我才插进去的。」

  「Simon……你的太大了……」

  「马老师,你说我的什么太大了?」

  「Simon……羞死人了,怎么说得出口呢?」

  「马老师,你不说,我不要玩了,我要抽出来了。」

  「啊!Simon……求你……不要抽出来。」

  「说啊!」

  「嗯……你……你……」

  「不说!是吗?我真的抽出来了。」

  「别抽……我说……你……你的鸡巴真大,羞死人了。」

  马老师说完,马上娇羞的闭上那双勾魂的美目,看得我又爱又怜。此时她的小穴,淫水更加泛滥,泊泊的流出,使龟头渐渐松动了些,我猛的用力一挺,只听「滋」的一声,大鸡巴整根插到底,紧紧被阴户包套住。龟头顶住一物,一吸一吮,她痛得咬紧牙根,嘴里叫了声:「狠心的Simon!」

  只感觉大龟头碰到了子宫花心,一阵从未有过的舒畅和快感,由阴户传遍全身,好像似飘在云中,痛、麻、涨、痒、酸、甜,真是百味杂呈,那种滋味实难形容於笔墨中。

  我把马老师领入从未有过的妙境里,因我的阳具粗、长,龟头大,所以……
  她此时感到大鸡巴,像一根烧红的铁棒一样插在小穴里,火热坚硬,龟头棱角,塞得阴户涨满。

  马老师双手双脚紧挟缠着我,肥臀往上一挺一挺地迎送,粉脸含春,媚眼半开半闭,娇声喘喘,浪声叫道:「Simon……大鸡巴……好美……好舒服……我要你快动……快…插死我吧……」

  我看到马老师此时之淫媚相,真是勾魂荡魄,使得心摇神驰,再加上大鸡巴被紧小阴户包住,紧、暖得不动不快,於是大起大落,猛抽狠插,毫不留情,每次抽到头而插到底,到底时再扭动屁股使龟头在子宫口旋转、摩擦,只  得她浪声大叫:

  「啊,Simon……我小穴生出来的大……大鸡巴……我……我美死了,你的大龟头碰到花心了……啊……」

  她梦呓般的呻吟不已,我则越  越猛,淫水声「叭滋、叭滋」的响,次次着肉。马老师被  得欲仙欲死:「……呀……Simon……我的小亲亲啊……我可让你  得上天了……啊……痛快死了。」

  我已抽插了三百多下,只感觉龟头一热,一股热液袭向龟头,马老师娇喘连连:「Simon……大鸡巴的老师……大Q阿Sir……我不行了……泄了……」

  马老师脸红眼湿,渐入佳景了。不过她的阴道实在箍得我好紧,我在她到达一次高潮时,就尽力插入她的肉体深处喷射了,我让肉棍儿留在马老师的狭窄的阴道里稍做休息。

  完事后马上整理一下衣服,正要扶着马老师回家,回头一看体育室外,见到一个人令我和马老师十分惊讶,此人一直在门外观察整件事过程。她是谁?
***********************************  小弟的「校园奸淫实录」已写到第四集,连日来收到几位老哥意见及提示,心感谢意,其中有些很好的提材我也非常喜欢。

  有人建议我强奸「修女校长」,这题材涉及某些宗教人物,小弟亦怕引来天主教网友批评。

  记得曾有位署名「不信神」的朋友写过如来佛、观世音菩萨、王母娘娘的故事,结果引来大批网友热烈炮轰,所以小弟亦有鉴於此还是小心为妙。

  但如有其他学校为题材的故事,欢迎提供!因为小弟已快江郎才尽。
***********************************
               (五、完)

  时间 日期:12 SEPT 1999

  上回提及我在Miss Chan协助下把「冷面女杀手」英文科主任°°马剑雄破处,当完事后回头一看体育室外,见到一个人令我和马老师十分惊讶,此人一直在门外观察整件事过程。她是……新到的女校长方玉英(44岁。离婚)。
  大家没有搞错,记得在第一集出现的是个男校长,并且与训导主任李太李胡丽珍在校长室内上演一幕活色生香的春宫。其实他们两人不止一次偷偷摸摸了,后来给其他校职员撞破好事,结果东窗事发被校董会革职(Fire)。

  而新来的是个女校长名叫方玉英(44岁。离婚),听说她是个大家千金,以前嫁夫亦富,一生从事教育事业,亦懂养生之道,经常过豪华舒适之生活,体态丰满而不现臃肿,身材修长,双峰高挺细腰肥臀,面如满月,凝脂雪肤,丽姿天生,风姿绰约,娇艳如花,虽已年四十五,但望落约三十许之少妇。因其前夫虽年届五十,然而除家中妻子外,终日流连歌舞酒榭,交际应酬,更喜好风花雪月,少女之风情,对家中之妻早已厌烦,每月返家二、三天,对其妻仅虚以应付而已。

  故方校长对丈夫极其不满,但自己乃大家闺秀,受过高等教育,知书达礼,虽然心中不满其夫所作所为,亦不愿行之於色。但四十馀岁之女性,只要她身心健康、生理正常,哪能不需要性的慰藉?每於午夜梦回,帷空衾寒,空度月夜良宵,又那能无动於衷呢?

  后来一次丈夫因出外风花说月后感泄性病,更不知不觉传泄给方校长,於是忍无可忍之下离婚了事。

  言归正传,本来以为即使有人开门进来,也能及时避免让人发现。又谁知百密一疏,当我正和「冷面女杀手」英文科主任°°马剑雄偷情(破处)玩得正开心时,忽然回头一看就见到她,

  一眼看见我的阴茎还插在马剑雄的阴道中,不禁叫了一声。先是楞了一下,接着就想夺门而出。我慌忙把阴茎从马老师那里拔出来,一个箭步奔到门口截住校长。那时间我的阴茎都来不及收进裤子里面。

  我对校长说:「方校长,你千万不要把我和马老师的事讲出去。」

  方校长红着脸说:「我不会理你们的闲事的,你放我走吧!」说着就要去开门。

  我急忙拉着她的手臂说道:「你先别走,一定要给我们一点信心的保证才可以离开。」

  方校长答道:「我发誓吧,大家有言在先,日后当没事发生。」

  我拖过她的手说道:「发誓靠不住的,前任校长就是这样被革职的,除非你也玩一份我们才放心!」

  说着就把她的手放到我的阴茎上,方校长像触电似地将手缩回去。我哪里肯放过,一把把她搂在怀里,她体格一般,挣不开我的臂弯。这时马老师也走了过来,出手去脱方校长的裤子,结果内外裤都被解下,那羞处完全暴露无馀。我将方校长的身子放到休息室的床上面,两手分开她的大腿,只见方校长的阴毛也是乌油油的一片,小阴唇却是肥厚鲜润。马老师按住方校长的手臂,我迅速将粗硬的阴茎插进方校长热烫的阴户里。

  我血脉奔腾的阳具暴胀,用力往前一挺,「滋」的一声,大龟头应声而入。
  「啊!…Oh!…Shit……啊……痛……Oh!……No!……Yet……痛死我了。」

  我感觉大龟头被一层厚厚的嫩肉紧挟着,内热如火,想不到年届四十四的方校长,阴户依然是那样的紧小,真是艳福不浅,能  到这样美丽娇艳的尤物。於是暂停不动:「方校长……很痛吗?」

  「嗯!…My…God…so…good…baby……刚刚你那一下是真痛,现在不动就没有那么痛了,等一会要轻一点来,我的小穴从未受过大鸡巴插过,你要轻点,知道吗?Simon。」

  「校长,我会爱惜你的。待会玩的时候,你叫我快,我就快;叫我慢,我就慢;叫我重,我就重;叫我轻,我就轻,好吧?」

  我於是把屁股一挺,大鸡巴又进了三寸多。

  「Baby……No Stop please!……痛……穴好……好涨……」我一听马上停止不动。

  如是者几次又插又拔的动作五分钟后,方校长已开始呻吟。再过一两分钟,她就好似癫马似的震来震去,最后她一手抓着我的头,大叫一声:「我出啦,我死啦……Please…give…me……Baby……!」

  接着打了个冷颤,无可非议,方校长已经高潮来了。她不断打冷颤,为时达成分钟,最后一声长叹,就软绵绵了。

  与此同时我使出惯用的姿势,把她的肉体横在床沿,然后站在地下,架起两条粉嫩的大腿狂抽猛插,直把她玩得欲仙欲死。我问方校长道:「就快出来了,我要拔出来,否则就会在你的阴道里射精了!」

  方校长低声告诉我说:「今天我正是不会怀孕,你放心射进去吧!」

  如奉圣旨的是我又落力抽插了一会儿,终於在方校长的肉体内尽情发泄。
  事后我见方校长红肿的阴户都流着我的精液,我开心到不得了。不过最令我开心的是马老师和Miss Chan被我玩过之后,竟然争着和我性交,有时为了讨我欢心,还带另外一些十几岁的女学生来让我玩,说是让我换一下口味,尝尝鲜嫩的处女阴户夹阳具的滋味。

  其实男人需要异性,女人也不例外。然而只有男人才会大胆偷香窃玉,绝大部份的女人就算心里很想得到男人的慰籍,却往往不敢表示出来,只会表现出得半推半就,欲拒还迎。方校长是这样,当一个年轻的男人上前偷袭她时,她是心知肚明的,却可以假装正经地任我鱼肉。

  Miss Chan早已爱慕我的俊美健壮,经我一说即合,於是先把婚姻订下,等她之父母从英国返来后,再行婚礼。

  而我则展其调情之圣手,未几学校里几个女生又被我破瓜,使我享尽学校内各女性的风流乐趣。

  Miss Chan约法三章,以后除了二人寻乐外,不许我再捻花惹草,需好好用功的教书,以创造将来美好的前程。有机会又会给我与马老师、方校长、众女学生……大被同眠,而我过着神仙般的性生活。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idsandsars 金币 +6 新人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