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献妻之火车受辱】作者:飘缈清风

发布日期:2018-04-10  来源:乱

旅游献妻之火车受辱

2011/11/12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上次去旅游时,老婆在一家旅馆中被老闆和他的儿子干翻了,临走的时候,老婆还被老闆的儿子带了一帮小伙子大锅炒了一下。说句实话,看着满身是精液的老婆,我的鸡巴当时就跟根棍子似的。等那些小伙子走后,我也狠狠地干了妻子一炮。

  只不过,那一次玩得有些过火,妻子的小屄肿了近一个星期才好,期间,我的慾望完全是靠妻子的小嘴解决的。后来,我和妻子又去了几次,可老闆却有些贪心不足,竟然想让我的妻子做妓女,我自然不干。

  怎么说?我只是想凌辱一下妻子,可不想靠妻子的身体赚钱,收了钱,我不成了龟公加拉皮条的了?不过回家后我却发现,妻子的性慾似乎给开发出来了,我的傢伙居然有些满足不了她了!

  这天回家后,我发现妻子的房间裡有女子的呻吟声,进去一看,原来妻子正用她可爱的小手抠弄自己的小穴。我赶紧脱光衣服,趴在老婆的胯下帮她舔,然后用手指先帮她搞到高潮,再用已经硬起来的傢伙使劲操弄她,让她持续高潮,不然,她还是慾求不满。

  搞了有半个小时,老婆才从满足中回过神来。看着一脸笑意的我,老婆十分不好意思,毕竟手淫被自己的丈夫撞见了,也不算什么长脸的事。

  「老婆,要不我带你出去找人解解痒?」看着满脸潮红的妻子,我突然想起被老闆父子带着射得满脸精液的妻子,刚射过的小弟弟又抬起了头。

  「不要!」老婆用手抚弄着我的鸡巴道:「我老公这么厉害,这不又可以弄了么?」说完她一口含住我的鸡巴套弄了起来。

  提枪上马,又和老婆做了一次后,我抱着老婆笑道:「刚才是想到了你在旅店让老闆他们轮姦的样子,那时候你真美!」

  老婆掐了我一把道:「你真变态,老婆被人玩了,你还开心。不过,当时我被药倒了,只当搞我的是你!」

  「老婆,我还想让你被人搞!」我看着老婆笑道:「不过,想看着你清醒着被搞!」

  「我不是说过不要了么?」老婆有点生气道:「你就不怕我被被人搞上瘾,跟别人跑了?」

  「怕!」我笑道:「这漂亮听话的老婆,要是跑了,我岂不要哭死?」
  「那你还……」

  「搞你的人由我来挑选,我只找那些大鸡巴的人,却不找帅哥。」我笑道:「若是这样你还跟别人跑了,我也认了!」

  「老公!我……」老婆急了,张口结舌,不知道想说什么。

  我用嘴巴堵住老婆的樱桃小口道:「你是我的老婆,无论你的身体多髒,我都不会嫌弃你。当然,这髒水必须是我泼的,就像上次在旅店一样。」

  「嗯!」老婆躲进我的怀裡道:「我爱你!老公。」

  「我也是!」摸着娇妻的身体,我和她相拥进入梦乡。

  第二天,我到公司上班,老闆拿出一份文件,让我去外地签,当然,老闆给我的是优差,签合约兼旅游,还能带夫人前去。公费旅游,不去是傻瓜。

  回到家,带着老婆整理好行李便出发了。火车上倒是没有多少人,看着空旷的车厢,我和老婆不停地亲热着。当然,旁边的人看着就不爽了,任何一个男人看见旁边有一个男人在和美女亲热也不会开心,妒忌嘛!

  摸摸亲亲,老婆居然被我玩出火来了,她轻轻在我耳边道:「老公,我想要了,怎么办?」

  火车上想做这事,当然是厕所了。「轰隆隆」的轰鸣声,就算叫声大点也听不见,除非有人把耳朵贴在门上。看看时间,已经接近一点,很多人都睡了,于是我带着老婆进入狭小的厕所,老婆立刻把我的鸡巴掏了出来,舔硬了就插进自己的小穴,根本不用我动。

  享受着老婆的服务,我邪念又起,悄悄把厕所门打开一道缝隙,只见一个老头竟然趴在门上偷听!看见门开,居然下了一跳。老头刚要出声,我赶紧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老头立刻就明白了,他一边看,一边掏出了自己的傢伙,打起了手枪。

  老婆的小穴非常紧凑,自从上次被人轮姦过,我每次都要做足了前戏才能满足她。今天,她迫不及待地让我插入,她还没高潮,我就射了,老婆哼道:「老公,我还要,快点!」

  我赶紧一边用手指抽插老婆的阴道,一边用手拨弄自己的鸡巴。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我坐火车累了,居然翘不起来!突然,我看见老头的大鸡巴好像一根棍子般翘在门口,再看看老婆已经慾火失神,于是我轻轻的转了一下身子,让老婆的屁股对着厕所门,然后我就退了出去。而我的手指一离开老婆的小穴,老婆竟然自己用手抠了起来,还哼哼道:「老公,我要,快点!」 

  我推了一把发愣的老头,他惊讶地看了我一眼,而见我十分坚定的一点头,老头便跨进一步,他的大鸡巴好像长枪一样刺进老婆粉嫩的小穴。老婆似乎十分满意的哼了一声,道:「好大!老公你好厉害!」

  老头的确很厉害,他整整干了二十分钟,老婆的下身被他干出了白沫,人也软了下去。突然,老头在我耳边道:「小哥,我要射了!」说完,老头就要拔出鸡巴,可是老婆还没有高潮,我一咬牙在老头耳边说:「你若是能够把她干上高潮,就射在裡面吧!」

  老头惊讶地看着我,都忘记抽动了,我老婆却立刻开始抗议,我勐瞪了他一眼,他才反应了过来,于是使劲地操弄起来。突然,老头把头一昂,张嘴就要出声,我急忙捂住他的嘴,若是让发他出声音,且不说会被老婆发现,就说被别的乘客发现也很麻烦。

  老头和老婆同时高潮了,老婆瘫软的身体一下趴在水池上,而老头插入的鸡巴下的两颗蛋子在不停地收缩,等他拔出鸡巴,从老婆的小穴中居然流出了好多精液。老头爽完了,自然要退出来,他刚一鬆手,老婆就要跌倒,我赶紧扶住老婆,并关上厕所门。

  高潮后的老婆还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丈夫送给别人玩了一次,高潮的馀韵让老婆趴在水池上喘息,老头的精液顺着老婆的大腿向下滴。我轻轻一按老婆的小腹,想不到老头居然有那么多精液,用了一包餐巾纸才勉强擦乾淨。
  看着老婆充血的小穴,粉嫩中带有一丝红肿,而红肉中滴下白白的精水,我本来翘不起来的鸡巴,突然间树立了雄风,狠狠地插了进去。还在高潮的老婆突然感觉到下身的充实,竟然又开始配合,直到我和老婆再次洩身,我才将老婆收拾乾淨,抱着她走出厕所。当然,老婆的内裤和内衣都被我拿来擦她的身体了,因为我身上已经没有餐巾纸了。

  抱着老婆走出厕所,那个老头还没有走,我笑着向他点点头,便抱着老婆回座位了,没想到老头居然跟来了!看得出来,老头是冲着老婆来的,因为老婆的内衣都脱了,只剩下一件风衣罩着,裡面什么都没穿。当我把老婆放在座位上躺下,透过风衣,居然能隐约看见老婆的无毛小穴,不过,干都让老头干了,看看有什么不可以!

  老婆因为被干了,浑身精疲力尽,我也因为洩了两次,给老婆垫好衣服,便靠在座位上睡着了。

  朦胧间,我感觉有人拿东西往我嘴裡塞,勐一睁眼,只见一个青年拿着好像药片的东西在喂我,而那个干过我老婆的老头竟然把我老婆的风衣给脱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妇,居然全身赤裸的躺在火车的一个座位上,还有一个老头在她身上不停地摸抠!

  「你们在干什么?」我赶紧问道:「这是什么药?」

  「那是安眠药。」老头笑道:「你老婆真漂亮,所以我就叫个工友来帮忙。放心,你让我干了她一次,我不会害你的。你老婆我也下了药,现在无论怎么弄她,她都不会醒。本来不想让你知道的,不过你现在醒了,若是不想让我们搞,那就算了。」其实老头知道我一定会让他们搞的,所以以退为进。

  我摇摇头道:「搞吧,不过……」

  「放心,我在前面已经让人看着了。而且这节车厢已经空了,而到下一站上人还有四个多小时。」老头笑道:「先说好,在这节车厢我们可有五个人,而且傢伙都不下于我,也有很长时间没搞女人了,所以……」

  老头这哪是在请求,明明是在威胁我!看着老婆因为吃了药而变红的脸,我犹豫不决。又过了一会,应该是老头下的药起了作用,只见老婆淫性开始发作,「搞吧,」我无奈地挥挥手道:「不过你们要注意点,别搞伤了她。」

  「放心,你在旁边老实看着,若是碍事,别怪我!」老头说完便不再理我。他掰开老婆的双腿,也不嫌刚才干过的小穴肮髒,就用嘴巴舔了起来,或许他已给老婆处理过了。

  老婆下身一受到刺激,立刻伸出双手抱住老头的脑袋,而刚才给我喂药的青年也掏出傢伙捅入老婆的小嘴。青年的鸡巴果然如老头所说,与他不相上下,那粗黑的肉棍尺寸都比得上老外的傢伙了!真不知道这雪白的小伙为何有如此巨大的黑屌。

  两个人正在分享我老婆,前面走来一个光头壮汉,他笑道:「你们也不等老子就享受起来了!嗯,这哥们怎么没把他搞晕?看见我的脸多麻烦!」

  「放心!」老头笑道:「这婊子是这哥们的相好,这哥们同意我们搞她,只要不伤、不死,这段时间我们随便玩,他帮我们兜着。不过,这妞不知道。」
  「这样最好!」光头笑着走向我老婆,开始玩弄起她洁白的乳房,揉了几下觉得不过瘾,又凑上去狠狠地亲舔了一会。他看了我一眼,然后把裤子一脱,一根比老头和青年还大的傢伙露了出来,我都怀疑他们是不是大鸡巴联盟,三个人的肉棍居然一个比一个大!

  光头笑道:「老傢伙,舔得怎么样了?」

  「才搞过没多久,」老头笑道:「现在应该可以了。」

  「谁先来?」光头看着两人。

  「自然是你先请!」老头和青年似乎有些怕这个光头。

  光头让老头和青年把我老婆抬上火车用餐的桌子,后背靠在玻璃上,我赶紧拿起衣服给老婆垫上,光头有些惊讶地问道:「你还挺关心这婊子的!刚才你怎么捨得让老头弄她?」

  「我喜欢看别人弄她,」我不好意思地说:「她是我老婆,你们爱惜点玩,好么?」

  「原来还是人妻啊!」光头笑道:「你让几个男人玩过她?」

  「四、五个吧,不过都是小孩子,只有一个成年男人。」我笑道:「没有一个比你们的傢伙大!」

  「那是自然!」光头回道。

  老婆已经被老头放在桌上,小屄正搁在桌子边缘,两腿却M型掰开,和小穴成一条直线。光头回了我一句后,用手勐搓了两下鸡巴,一使劲便插进老婆的小穴,直到没根。而老婆被插,本能的向后缩,却被青年和老头顶住了屁股。
  光头的鸡巴一捅到底,老婆勐一仰头发出一声惨叫,我仔细一看,光头的鸡巴竟然只剩两个比鹅蛋还大的卵子在外面,那好像短棍的粗屌竟然一丝不剩,他和我老婆两人的胯部紧紧贴在一起。

  光头一点也不嫌弃的亲住老婆的小嘴,双手揉着老婆的乳房,老婆受刺激而要合併的双腿却被老头和小青年抓着,只能保持原样。老婆可爱的脚趾已经蜷在一起,雪白的身体还是泛红。

  光头就这样一边抵着我老婆的阴部,一边亲着我老婆,勐然,他把屁股往后一缩,那粗大的巨屌带着一丝淫水从我老婆下身抽出来,我老婆还没反应过来,他又勐地插回进去,而老婆的小腹很明显的鼓起、凹下,我知道,光头的鸡巴已经插进了老婆的子宫。

  「兄弟,来帮个忙!」老头看我盯着光头操我老婆,便对我笑道:「你掰着你老婆的腿,这样看得更清楚。」

  我看了光头一眼,他笑道:「你要愿意就当不认识这婊子,我们玩完,你再当她是你老婆。」我想了想,既然都玩了,就玩得尽兴点,反着就两三个小时,上次在旅馆,老婆可是整整被姦淫了十几个钟头呢!

  光头见我真的帮他掰开我老婆的腿,他更兴奋了,好像打桩一样,一下接一下的干进我老婆的小穴,鸡巴不停带出大量淫水,然后又被抽插成白沫,我只听见连续不断的「噗哧……噗哧……」声音。

  干了有十几分钟,光头突然拔出了他的鸡巴,老婆的小穴已经被他干成一个圆洞。本来我只看到光头的鸡巴大,没想到在眼前一比,竟然有婴儿手臂粗细,近四十厘米长,黝黑中带着水光。

  「妈的!都快射了!」光头笑骂道:「你们谁来?」

  「老头干过了,换我来!」青年把他翘了半天的鸡巴刺进老婆的小穴,而光头则站在一旁看着,老头和我一人拉着老婆的一条腿。

  「这女人真他妈极品!」青年一边干一边笑道:「平时被光头干过的女人,我插着都觉鬆,可今天这婊子真紧!」这是我老婆小穴的一个特性,怎么搞都不会鬆,至于会不会黑,暂时还不知道,希望不会吧!

  看着老婆被人干的小穴,我的鸡巴也涨了起来,忍受不了的我竟然在老婆的大腿根部开始一直舔到老婆的嫩脚趾,光头看见我这样,便拉开了青年,露出老婆红肿的小屄道:「我们还没射精,你可以先舔一舔。」  

  我看着老婆的小穴一阵兴奋,不顾刚才还有别人的鸡巴在裡面享受,便仔细地舔了起来。这时候,突然「轰隆」一声,火车停了!光头等人和我面面相觑,广播裡传来道:「尊敬的乘客朋友,火车出现紧急情况,估计要停下三个小时作检修,带来的不便还请诸位见谅。」

  「天意!」老头对我笑道:「本来两三个小时只够我们几个人各射一次的,没想到……」他又拿出一片药塞进我老婆的嘴裡,道:「本来正常剂量绝对能让我们爽,可我担心时间不够,就减轻了药量。小哥放心,这药可是好药,不会伤着你老婆的。」

  我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刚才火车突然停下,我的精液已经射在裤头裡了!
  光头看我不舔了,便拉开了我。而老婆由于药量足了,开始发春。光头再次把鸡巴刺进我老婆的小穴,然后把我老婆抱起来,一边走一边干,还不停亲吻着我老婆的嘴。

  突然,光头问道:「她的屁眼你干没干过?」我点点头。青年立刻明白了光头的意思,挺着鸡巴就插进老婆的屁眼。两个人一前一后,十分有规律的抽插,而老婆则仰着头靠在青年的肩膀上,张开嘴喘着粗气,嘴角还流下了口水,那样子真的很无助,却十分美丽动人!

  就在两人前后一起干着我老婆的时候,老头已经把看着火车两头的男人找来了。这两个男人一高一瘦,很明显是农民工,他们哪看过像我老婆这么漂亮的女人,一脱下裤子就拿起我老婆的小脚在鸡巴上蹭。

  「嗯……」突然我老婆娇哼了一声,原来是青年射了!老头赶紧接棒,连精液都没让滴下就插进了我老婆的屁眼。光头很持久,他在我老婆屄裡操了整整半个小时才射,而且他是顶着我老婆的小屄射的,精液全射进了子宫!射完,光头就坐到一边休息了,而那两个民工便接手了我老婆。

  看着除了光头以外四个人轮姦我老婆,还把精液到处喷,我也掏出了鸡巴,勐打手枪……过了一会,我感觉有些累便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等我醒来,天已经亮了,可是火车还没有开动。听着旁边「哼哧、哼哧」的声音,只见老婆还在被人干着……可是!干我老婆的人竟然不是光头那伙人五个中的任何一个,而是三个陌生人夹着我老婆干,老婆的屁眼、小屄、嘴巴各含着一根鸡巴。

  看着那身上、头上、脸上都是精液的老婆,乳房和身体上还有牙印和手印,屁眼和小穴全部都被操得红肿,小腹就好像怀孕一样隆起,我不由一阵心疼,刚想上前阻止,光头不知道从哪裡冒出来道:「你睡醒了?火车还要停一会。」
  「你们不是说只有五个人么?」我怒指着那三个不熟悉的人问道:「他们是谁?」

  「嫖客!」光头依旧没穿衣服,一根硕大的鸡巴挂在胯下。他笑道:「昨天夜裡三点开始,火车停了,好像是哪裡坏了,到现在已经停了七、八个小时。天亮后,有些无聊的乘客看见我们在干你老婆就想加入,所以我让他们每人出一百块就能挑选你老婆的一个洞干,现在快一万块了吧!」

  「你!」我大怒道:「我老婆不是妓女!」

  「没人说你老婆是妓女,她是精壶、母狗嘛!」光头拍拍我道:「一会给你看一个精彩的!」

  这时候,昨天和光头在一起的老头等五个人牵着七、八条野狗上来了,「你们想干什么?」我想要阻止,可是有人压住了我。

  光头笑道:「这三个是最后愿意出钱干你老婆的,她太髒了,所以大家都建议找点她的同类和她做。你看,那几条狗都喂了春药。」果然,那七、八条狗的胯下都刺出一根鲜红的阳根,还在滴着水!

  「求求你!别这样!」我哀求道:「你们玩玩就算了,何必这么过份呢?」
  「那可不行,大家都等着欣赏呢!」光头眼睛一转道:「若是你能满足我一个条件,那我就只让你老婆和这几条狗做。」

  「你说!」为了老婆,我豁出去了。再说了,若不是我把老婆给老头干,她也不会被搞成这样。

  「我们还没玩爽,你要是用嘴把我们的精液吸出来,就放过你老婆。」光头坐下亮出自己的大屌道:「就我们三个,那两个没资格,他们要伺候你老婆。」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老婆已经被第一隻野狗上了,从别的车厢赶来的乘客看到我老婆在与野狗交配,很多人都拿出手机在拍。

  「再不舔,我让人把你老婆的脸弄出来让别人拍!」光头恶狠狠地说:「昨天晚上,我们也弄了一份给你做礼物,你若是再不做,我就把那些东西发到网上去!」看着老婆下身被野狗插着,嘴裡还含着一条狗鞭,我无奈地跪在了光头的前面,为他们舔起了鸡巴。

  火车终于开始动了,到了下一站,光头等人都下车了,临走他们给了我一个东西。我抱起满身精液的老婆,闻着她身上的精臭味,竟然有些兴奋,而旁边的乘客指着我和老婆在说什么。

  到了目的地,我赶紧找了一家宾馆把老婆洗乾淨。看着老婆身上被人轮姦的痕迹,我的鸡巴竟然硬得发痛。拿出光头留给我的东西,原来是记录我老婆一夜被干的光盘。放入手提电脑,看着老婆被人凌虐的娇态,我掏出鸡巴,将精液放了出来,然后抱着才洗乾淨还残留着精液气味的老婆不停地舔弄,包括她红肿的小穴和屁眼,心中却产生了再凌辱她的想法。

  不过,我却不知道,老婆在火车上的药效在我没醒来就过去了,她是自愿被光头玩的,就连拍下来的主意也是老婆出的。只是老婆没想到,光头后来居然又给她下药,还拿她的身体赚钱!

[ 本帖最后由 chengbo89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嘎子牛 金币 +20 感谢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