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暗天娇】

发布日期:2018-04-10  来源:乱

月暗天娇


排版:zlyl
字数:84325字
下载次数: 150





                初章

  急躁的脚步声快速的穿过一条长到不能再长的中廊,在迷宫一样的圣堂宫殿中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哦……」

  鼻子上吹出泡泡的老人在一阵喧闹中被众人摇醒了过来,尽管他的身上穿着一席极为尊贵华丽的象徵,但红红的酒糟鼻,看上去却像个酒鬼一样。

  「主教……大主教!」

  「吵什麽……吵什麽……唔……哦!」大大的打了一个酒咯,伸伸懒腰的长者双眼还有睡意的不耐烦说道。

  「大事不好啦……您……您……」

  「您什麽您……大声点!」老人的脾气似乎很不好,醉眼惺忪的模样一点也没有传教者应有的模范。

  「您……您的小儿子……放走了魔女……跟她一起私奔了!!」

  「什……什麽!!」差点由主教的座位上跌下来的老人,酒可醒了一大半。
  「你说什麽!再说一次!」

  「哦……唔……噗噗……」脖子被人掐住的传令,说不出话的被这醉酒的老人死命摇晃。

  「唔唔……恶……」旁人一副噤若寒蝉的模样,没有一个敢上前制止他们的主教,嘴里冒泡的壮汉却撑不过五秒就被老人给抓晕过去,自从这个大主教多年前对这魔界第一美人求爱不成後,整个人的性格就陷入疯狂独裁与沉沦酗酒的扭曲之中。

  「喂……喂!说话啊……说话啊!」气急暴跳的老人对被自己掐扁的人根本问不出所以然,发怒的脾气立刻火上添油般,命人把自己扛出大厅往事发的方向去。

  「不可以……我绝对不会允许你们的!」老人恨恨的大叫着。

  一个是自己钦定的下任主教继承人,一个是现任魔族将继位的独生公主,五年前,「神的仆人」们好不容易共同暂时击退了魔族,并囚禁他们女王的掌上明珠,如今自己的儿子竟然会私放要犯,还跟着本来可能成为他「妈妈」的魔女一起逃出圣殿。

  在与世隔绝的神仆圣殿之中,有如君王一样崇高地位的大主教,所有作为都是完全封闭而极端自治的,外界根本不清楚这些神的仆人们究竟过的是什麽样的生活,只知道他们所做的一切可能是为了人类的幸福着想。

  殊不知原本想用时间软化魔女意志的大主教,如今却因为自己第六十五个儿子的越矩行为,可能一夕之间酿成大祸。

  如果两人逃到了人类的世界去,搞不好自己强逼魔女当姨太太的这段丑闻还会在人间流传也说不定,一想到这,老人酒糟般的红润的脸色,叫嚣咆哮声就显得格外愤怒。

  「可……可恶!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果然,儿子的房内与囚牢内都不见两人踪影。

  「追!给我追!别让他们逃走了!哦……」嘴里还打着酒嗝,手里却各掐住一名手下的老人,心里气急败坏的模样完全显现在仆从肿大的像气球一样的脸蛋上。

  「是……唔唔!」

  「知道了还不快追!哦唔……」

  「是!是!」被老人一脚踢出的仆从们,一个个连滚带爬的退出房门,传唤下去,立刻对人界展开一波又一波地毯式的疯狂搜寻行动。

                五年後

  「小安……小安!你要跑哪里去……」一名四岁大的孩子,手里抓着弄脏的洋娃娃,哭哭啼啼的往幼儿园的外头跑去。

  「呜……奈奈!奈奈!」小男生颠颠倒倒的往一个方向快步跑去,因为正在跟自己玩办家家酒的女伴被另一名神秘的小孩给抢走了。

  「你长的满可爱的,嘻……跟我回去吧。」方才小安还没有听仔细那股稚气般的笑声时,却一回头,发现跟自己玩耍的奈奈已经消失不见。

  「小安……救我!呜呜……别拉我……别……」小女孩的手被强拉着往前拖行着,背後紧追而来的小安,却只能看着一团小小的黑影把奈奈带到好远好远的地方去。

  「呜……还给我……把奈奈还给我!噢!」不小心滑了一跤的小安忍痛的哭了起来,一面跑一面流鼻涕迄而不舍的紧追着。

  「呵……呵……别……别跑!」

  「小安……小……啊!」突然间,小安发现地上竟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抬头往尖叫的方向一看,却见眼前像三层房子高的巨莽异虫钻破地面,引起一阵又一阵涟漪般的激烈震荡。

  不可思议的景象映入小男孩的眼睛里,但更疯狂的巨大变化却才是刚开始而已。

  「妈咪啊!啊啊……救命啊!」四周的平房开始像骨牌一样的四散倾倒,跌坐在地的小安尽管已经离奈奈不远,却已经吓坏的大哭起来。

  「不……我不要回去……不!」只见巨虫张开四片黏膜般的口把一名少妇模样的女子卷进嘴巴里面,隆隆发出巨响的又钻回地面底下。

  「妈妈……不要……妈妈!!」突然间,一名小女孩的声音尖叫了起来,手里还拉着另外一名稚女,似乎正是被吞掉的妇人孩子。

  「小……小蕊!」另一方面,大太阳下传来了一片乌云,一架有如超大型圆盘的飞行物也停在崩散的土瓦中,将一名中年上班族打扮的男子吸入了飞行器里面。

  「爸爸!妈妈!呜……不要!不要丢下小蕊,不要!」那名拐跑奈奈的小女孩似乎也被这突来的一幕给吓得手足无措,拚命的叫喊着,只能看着父母被眼前诡异的「生物」给强行带走。

  「小蕊……你要坚强啊!啊啊啊啊啊……」轰隆的圆盘咻一声便消失不见,留下男人无奈般的声音像立体喇叭一样的不断环绕。

  「这……这……呜呜啊啊!」小安的裤底下禁不住的湿了一大包,却见那小少女的身边这时散开一阵又一阵的七彩光影,好似传送来一大堆人马,分成两派的对立而处。

  围绕着小女孩四周成放射状的排满一群不知从哪出现的异人,奇装异服的两边穿着上却大异其趣,男性为主的一边像牧师般头上还冒出光环,身上透着闪闪金光,似乎有着不可侵犯般的圣洁。

  模样长相有如野兽般的派群里,女形的打扮却是极尽性感妖冶而无比淫媚,壮硕的雄性则如野兽似的异常高大,双方人马形成强烈反比,却似又大有互相较劲的意味。

  「吓!」一名兽人对着小安摆出POSE的大吼一声,似乎在耍弄这名误触花丛的小东西一样,吓得他连滚带爬的冲进人群里面。

  「救……救命……唔……呜呜……」

  就在此时小安看见两名傲然对斥而立的人物眼睛不约而同的瞄了自己一眼,惧吓得哭泣声竟刹时不受控制的止了下来。

  「小蕊乖,奶奶好久好久以前就想来看你呢……」兽人群里的领袖是一名戴着面具的窈窕女子,尽管自称小蕊的奶奶,但丰硕肥大的巨乳与性感艳丽的绝美模样,却一点也看不出像个超过熟女年纪应有的肤质与体态。

  带面具的美人正想将小蕊一把抱起时,但小女孩的另一只手却紧抓着奈奈不肯放开。

  「哼……死老太婆,快把你的臭手放开!」有如洋娃娃般的奈奈连哭都来不及哭,却整个人被另一名老人给抓了过去,满身酒气的长者压住奈奈的口鼻好不难过,若非一身不凡的装扮与咄咄逼人的凶相,任何人可能都会将他看成趴在路边的老醉汉。

  「你有什麽资格跟我争孙子?她可是我们魔族将来的继承人!」

  「哼!臭婆娘,她可不是你一个人的孙子,我要她跟我回圣堂!」

  「放屁!」带面具的女子与老人互不相让的演出抢人戏码,原本是小孩子玩抢人游戏,眼看着却成了大人间的争夺之战。

  「放……放开我!啊!啊!」不仅小蕊放声的大声尖叫,连被抱在老醉汉怀中的幼女都已口吐白沫,几乎就要难过的昏死过去。

  「给老子放手!」

  「你凭什麽抢我的孙女?我偏不放!」

  「可恶……臭婆子你讨打是不是?难不成想再尝一次『正义惩戒』才会学乖吗?」

  「哼!来啊,难道还怕你不成!」老人的话好像刺中了对方心思,原本对圣堂的实力还有些忌惮的魔族,此时却是新仇旧恨全都挑在一起了,两派人马看似即将一触即发。

  「我老早就想跟你算算旧帐!哼……若不是念在女儿跟孙女的情面,早就将你们圣堂一族一个个全部变做魔族的刍狗!」

  「你说什麽!」眼看箭拔孥张的气势稍瞬即纵,只待两人的一声令下,血洗的战场可能立刻便要就此展开。

  「住手!!」

  突然间天上传来一声惊雷,一具超级巨大的手掌气流俯冲而下,将两边人马冲散开来,傲然矗立在众人当中的,却是一名手抱稚女的八面玉佛。

  「你…你来搅什麽局?快让开!把小蕊交给我。」面具的女子厉声的咆哮,头上由八张脸堆成的佛人手里抱住昏厥过去的小蕊,不动如山的屹立姿态,却搭配着满头令人摸不清楚到底哪张脸才是他如今的思绪表情。

  「可恶!我们圣堂间的恩怨关你们怒佛宗什麽事?快给我滚回天外天去!」
  「阿弥陀佛……两位……你们现在是在违背天意啊……」八面的玉佛像魔术方块一样的转动着自己特异的多重脸孔,当全部转到悲字脸时,彷佛每一张脸都在难过的叹息道。

  「你在说什麽屁话!」

  「难道你们还不明白吗?百年以来两位一直不肯罢休的互挑战端,不仅严重影响三界的生态平衡,更让人界五谷不生、蚊蝇肆虐……通奸乱伦、千奇百怪异象不断,若再不握手言和,恐怕总有一天大千世界也将崩离散兮……」

  「所以……天意才要你们子嗣联姻,产下此女,当作和平的契机……」
  「少来那一套!今天我说什麽也要将孙……」

  「别吵!!」

  魔族女王的话还来不及插嘴,玉佛的脸却突然全数的转成怒颜,一张大手立刻在女魔头身旁划开成一张超大无匹的巨型掌印!

  「唔……」尽管身为万魔之首,眼看对方轻挥一掌,自己身边就多了一坑五指洼地,还压死了不少魔族的精锐战士,额头上也不免垂下冷汗,尴尬的神情好似在说,老娘不吃眼前亏。

  「你……」

  「你也一样!」圣堂教主先也大吃一惊,正想说些什麽的时候,玉佛的大掌也拍在他的身後,一干人等有如蚂蚁般渺小的被他拍飞四散,气势之狂有如惊天落雷般可怕。

  「佛在说话的时候,最受不了吵吵闹闹……」发出惊人威力的玉佛满脸凶相的有如地狱阿修罗一般,愤怒的罗煞最是可怕,尽管身为神族一份子的圣堂与魔界之尊的邪主,都了解佛发「怒」时的可怕。

  「你们都没有其他意见吧……」

  「……………」四周鸦雀无声。

  「肯听佛说话了吗?」

  「……………」死的也不会爬起来说话。

  「很好,佛最喜欢对听话乖巧的孩子呢……」

  「………」两位当世尊主的额头上强忍着差点爆出血汁。

  (死……死玉佛……怒佛宗竟然派他来帮助圣堂……真是该死!)魔族女王咬牙切齿的闷棍暗吞,却不见玉佛将幼女转手交给圣堂主教,一片心思摸不定这佛到底心想怎麽样,但气势却已输掉了大半,不如既往。

  然而圣堂的老酒鬼情况也没有好到哪去,他与怒佛宗一向没有丝毫来往,尽管同归神族门人,但怒佛宗在神界的辈份上,却仍高於圣堂些许。

  只是,向来应该不问世事的怒佛,如今却不知为何会介入两者之间的长年对立,佛的意欲,令人摸不清楚、也猜不透测。

  「阿弥陀佛……这样吧,让这小女孩自己来决定,她要跟谁回去。」

  「那……」魔女嘴里正想说话,却看玉佛的怒容转身瞪着自己,第二个字竟硬生生的停在那里。

  「哈哈……哈……啊……」老者看着多年来的仇人竟露出如此这般窘态时,忍不住的开心想纵声大笑,但怒佛的头转向着他时,他的话也停在第四个啊字上面,尾音细若蚊蝇。

  「哈哈,看来你们也都同意了呢……是不是?」玉佛的话让二人更加尴尬,答也不对、应也不是。

  「不!我不要!」出声的却是玉佛手中的那名女孩。

  「我要爸爸!我要妈妈!呜呜……我才不要跟他们,我谁也不要!」

  「小……小蕊……」女王眼看着自己孙子的难过模样,一颗心似乎也悬在上头,对於玉佛却是莫可奈何。

  「你…臭八面,你到底想怎麽样!」主教耐不住性子,本来只想给对方狠狠的下马威,却突然杀出一个莫名其妙的鬼罗汉,他倒不是真这麽在意这小孙女,而是在仇人跟前这颜面可千万丢不起呢。

  「小蕊……小蕊……就是大爱、希望的意思,取的好……取的好也……」玉佛的解释果真玄理已极,有解释却更难理解。嗯,

  「放开我!我要去找我的爸妈……放开我!」

  「你的父母做错了事,就必须为他们自己过去的罪救赎……你是三界未来的新希望,在你能选择返回你的归处前,就让你先在人界好好学习吧……」玉佛抚着小女孩的头,愤怒的神情在翻转的八个头同时滚成七七七的笑脸时,脸上立刻温言的微笑道。

  「我不要……我要妈妈……呜呜……我不要……」

  「嗯…孩子一个人也太可怜了些,你们就各选一名传人留下来陪他好了。」也不知该说玉佛独裁还是专制,他似乎发觉自己安抚不了哭闹的小少女,转念一声想,又对一旁的两位事主说道。

  「你……你的意思是说……只要等小蕊长大後,她愿意跟谁走就让她自己选择?」

  「嗯。」

  「很好!」女王的话一说完,身影一闪,原先被老醉汉抓在手里的小女孩奈奈,此时已经瞬间转移到了她的手里。

  「可……可恶!她是我先看到的!」老主教恼羞成怒的发火叫道。

  「嗯……这女孩资质不错,长的也挺标致,就接收我一成的强大魔力吧!」魔女张口大呼了一口气,只见由她口鼻中冒出的黑色气流源源不绝的往洋娃娃一般的奈奈身上孔洞窜入。

  「唔啊……恶……呕……」只见奈奈浑身剧烈的抖罗起来,青色的血丝不停在她身上游走,好一会儿之後在她胸前凝结一朵象徵魔族的黑色图腾之後,便毫无气息的昏死过去。

  「那……我……我把我的大弟子,瑟卡卡留下来……瑟卡卡……瑟……」老人一转头呼喊自己最得力的助手名字,但不见回应,扁眼一见,却发觉瑟卡卡的身体有一半还凹陷的掌印里面,当下恼羞气急的大声叫喊道。

  「不……不公平!这不公平!」

  「阿弥陀佛……看来瑟卡卡施主已经得道归天了,既然魔主选上了一名跟小蕊同年纪的少女当传人,不如主教就选这男孩当你的传人如何?」玉佛此时灵眸一指,竟指向了趴在地上,浑身一动也不敢动的小安。

  「唔……你……你们阴我……你们……」老人气急攻心的快要说不出话来,眼看这孩子一副傻样,脸上流着鼻涕,裤底还湿了一大包,再怎麽看将来也不像会是个有出息的男儿汉。

  「阿弥陀佛……有缘……是的,这一切都是缘份。」

  「哼……圣堂立不立传人反正都无所谓,只要时间一到,小蕊就会跟我回转魔界,毕竟她可是我的唯一继承人……」

  「哼!别作梦!好……我也豁出去了!」最後,老者心不甘情不愿的伸手一指,只见小安的身躯立刻腾空而起来到了老人面前,跟着酒糟鼻的老汉解下腰系间的酒壶往小孩嘴里一倒,咕噜噜的便强灌入许多许多的液体。

  「你……你想灌死这孩子吗?哼……」老人的行为连魔族都看不过去,但这主教却不怒反哈哈大笑的呸了一声。

  「你懂什麽?这可是我珍藏舍不得喝的俊俏风情绝代迷人仙蜜酿,喝的越多这孩子的外貌五官就会变得越来越英俊……停……停!别再喝了……别喝!」老主教本想大吹大嘘自己用特殊密宝所酿制的独门饮料,却不料太过专注吹捧而不甚把一小瓶罐的药酒全数灌入了小安的口中。

  「该……该死!」老人恨恨的大叫道。

  (惨了!惨了!这下可弄巧成拙了!风华精酿是用处女精华精心酿制成的…一天之内仅能小酌三滴,这该死的臭家夥竟一口气喝光了我一年份的辛苦珍藏,这根本不是风华绝代……搞不好是风骚绝代也说不定!)

  老醉鬼一点也不知反省,是自己醉酒的手腕失了准头,才会强灌幼儿喝下如果巨量的要命酒。

  (这孩子恐怕今後再也难长高长壮……就算脸蛋长得再俊俏,却也难如我当年般的英挺潇洒……)

  原来这种看似水酒的特殊液体具有改变人类体质容貌的特殊能力,老人为了赌一口气,不但要把这孩子弄成脱胎换骨一般不可,甚至还打定想用美男计来诱引自己的小孙女日後回归圣堂,但这一番心思却因为剂量没拿捏好而可能付之一炬。

  「不管了,喝就喝吧……成不成就看你的命!」

  「好……既然你们双方已经同意这样的规则之後,十年,十年的时间之内,你们双方都不得再接近这个孩子身边,不准用你们的意志去影响她的决定,在她自己做出选择以前,圣堂跟魔族间将永不再滋起战端……」

  「同意吗?」

  「………」

  「好……那麽就击掌为盟吧,将来如有一方违背,便同此印!」只见玉佛劈的一声大手巨印再次拍落在凹陷的地面上时,漫天飞扬的狂沙尘嚣之中,已然不见他手中的三名孩童。

              (一)魔性之女

  清晨炙热阳光呼应着绿树上的残荫蝉鸣,清新的气息拥挤在人潮聚集的校园之中,炎炎的夏日里,到处洋溢着青春年少的热情朝气。

  然而,就在一栋魁伟教学大楼的某一角落,一股肃杀寒意的强烈气息,却不由得从一名相貌端庄优雅、面色却如凶神恶煞般可怕的女子身上不断散发。
  「圣堂蕊……圣堂蕊!」手里卷起点名簿的教师,手背正在抽搐,绷紧的眉头,发火的表情,已然在她白皙的脸蛋上,凝结成扭曲般的愤怒!

  台下的学生人人低头不敢言语,摄於女教师的淫威下,学生们一个个看起来比绵羊都还要温驯,却不知是对方的神力天生,稍一不留神就有人得遭殃,甚至送医务室报到去。

  看似衣着十分高雅端庄的女教师,名叫织田结子,姣好的身材内却住着一只吃人般的母老虎,她二十四岁,未婚,年轻时还曾是铅球界的一等国手,青春期後却发现胸部长得过於肥大,最终为身材而放弃了体育上的大好发展,甚至走上教职。

  虽然结子长相也有那麽几分明亮的姿色,但个性却要命的像男人婆一样,不久前才刚经历完人生最惨痛的一场巨变後,结子,已然成了一位名副其实、不折不扣的魔鬼女教师!

  学生对於她「血肉与爱」的独裁式教学虽不敢怒也不敢言,却背地给她取了一个外号,叫「被男人遗弃反目成仇的高雅女魔头」!

  「立川奈奈!立川奈奈……碰!她们两个又翘课!」讲台上的桌椅被女教师这一拍立刻变成了一堆废材,尖叫般的愤怒让底下的学生如沐冰雪暴风般的惊心动魄,人人深怕一个不小心,就成为母狮嘴里下一个要发泄的箭靶。

  「污点……真是污点!没想到我结子所带过的班级里面,竟然会出了两名敢翘课的坏学生,真是严重要命的污点!」挥舞着手中细长又厚重的藤条,脸上发光的玻璃镜片,却突显出一股莫名诡异的肃穆杀气!

  「姬小安!」

  「是……是!」一名肌肤白细、身形却瘦小柔弱如女生般的小男孩,畏畏缩缩的似乎想闪躲老师那淩厉目光,却没想到最後还是被发现的叫起身来。

  姬小安,十四岁,一名内向害羞的白净少年,有着比女人还要更洁白无瑕、皓齿朱唇的完美脸蛋,然而背地里,却是个常被人取笑成娘娘腔的软弱中学生。
  「说!她们两个到底又跑去哪里鬼混?」

  「我……我……不知道啊。」小安百般委屈的快说不出话来。

  「不知道?你每天都跟她们俩混在一起,还敢说不知道她们跑哪去吗?」
  「没有……我……我……」小安内心感到万分的委屈,并不是他愿意每天跟着两个女生溺在一块,而是从他小时候开始,身体的一切就由不得他来作主。
  不知怎麽的,从小安有记忆以来,小蕊这个女孩就有着一股莫名力量能够操控着他,令他无法逃离对方手掌一般,这点,他说不出到底是怎麽一回事,也无法向任何人解释。

  尽管这种诡异的情形打从小安上幼稚园时就一直存在着,但他却一点也不因此感到喜悦,因为,那个叫小蕊的野蛮恶女对他来说,简直是这一生所有噩梦的根本!

  「还敢狡辩!那个娘娘腔前天又被人抓到溜进更衣室偷看女生换衣服呢,每天提女生的书包来上学还不够,连换衣服的时间都舍不得分开……」

  「没有……我没有!」小安被同学激的都快哭出来了,一旁的结子却是越听越生气!

  「够了!!」一旁同学不怀好意的继续数落着,但女魔头的结子并没有让他们一一把小安丢脸的事说完,只重重的一拳打在小安的桌子椅子上,瞬息间,另一堆被啪炸的废材让喧闹的教室内,瞬间冰冻!

  「我……不是的……只是……」

  「你也是个另人头痛的问题学生!别想欺骗老师,你一定知道她们俩还躲在学校的某个角落里,限你在二十分钟之内给我找回来上课,否则有你好受的!」
  铁腕般严厉的可怕女人,眼睛里竟露出能杀死人般的凶光,小安苍白的脸色汗流浃背,一溜烟像狼狈的小猫一样夹着尾巴飞奔逃出。

  「唉……我怎麽可能知道她们跑去哪啊?只有小蕊找我时,我才会身不由己的到她面前,她不想让我知道时,我怎麽会清楚她想跑哪里去鬼混?」

  「没有人知道…那种感觉就像自己是宠物、召唤兽一样!难受死了啊……」出了教室後,小安自怨自艾、自言自语的埋怨嘟囔着。

  平常小安简直就是被小蕊当成奴隶跟出气筒一样使唤着,女孩心情好时,就要罚他背一堆无法负荷的重物或做些杂役,但脾气不好时,却会百般刁难、折磨他,甚至是十分过分的恶作剧。

  甚至,有些时候还会玩弄酷刑……将他衣服扒个精光!只穿女性内衣的倒挂在屋顶上任人耻笑,还有前天也是,故意在女生换衣服时刻,将他传送到更衣室里面去,害他被其他女孩们当成淫贼给打成肿肉包等等,恶形恶状层出不穷。
  但说也奇怪,尽管她们三人都是从小一块长大的青梅竹马,但小蕊偏偏就是跟奈奈的感情特别佳。

  也许,女孩间的喜好、默契没一样是小安比得上的,加上奈奈不仅外型高贵可人、有如陶瓷娃娃般的完玉无瑕,脑筋更是生来就冰雪聪明、惹人怜爱,跟天资驽钝的小男生相比之下,自然小安只有当作仆人的份。

  而可怜的他,自来便只有在小蕊需要仆役的时後,才会被传唤。

  还好,奈奈就不一样了,并不会以淩虐小安为乐,尽管小蕊的喜好与任性奈奈都会全力配合,但这个性情温驯又内敛的美少女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同情小安。
  也因此,在少年青涩又情窦初开的心里面,奈奈自然永远都像仙女一样的温柔美丽。

  「真是倒楣,再这样下去的话,我这条小命一定会死在小蕊手上……」无意义的乱逛让小安喃喃自语地不免难过而感伤起来。

  尽管少年五官长像十分的细白标致,理应受到女性的爱慕垂青才对,但一来他自小就被小蕊给使唤、耻笑惯了,内心早变得极度缺乏自信,二来小安对於自己长的像女生亦十分困扰,在这段尴尬的青春期当中,反而只感觉到受排挤、格格不入与处处受人异样眼光而深觉羞耻。

  「完了……我真的不知道她们两会跑到哪去,三十分钟都过去了,天啊!我到底该怎麽办才好啊!呜哇!」小安难过的忍不住哭了出来,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只要想起日後摆脱不了一辈子受小蕊宰制的悲惨岁月时,再也矜持不住的男儿泪就崩溃无助的发泄出来!

  「咦,你不在教室里一个人跑到这里哭什麽劲?」突然,一声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娇语在小安耳後根响起。

  「小……小蕊!」不知内心到底是喜是忧,小安整个人寒毛都肃立起来,虽然跟结子相比起来,眼前的小魔女淫威一点都不输给那恶女教师,但毕竟自己已经十分习惯小蕊的精神虐待,对於违抗女老师可能送医救治的皮肉之苦,还是十分忌惮。

  「小蕊!太好了,我终於找到你了!」

  「你高兴什麽?到底在说些什麽傻话?」小蕊对小安喜极而泣的那副蠢相显得不悦。

  「哦?我知道了,又是结子要你来找我吗?」

  「嗯、嗯。」

  「真是讨人厌的家夥,不知死活的女人,竟然又想来教训我吗?」当小蕊的眉头一皱,小安立刻便知自己可能大事不妙了。

  「怎麽?你看起来好像很乐意帮那臭女人来整我的样子是不是?」

  「没……没有!不……不是这样的……」小蕊的脸上露出诡异的浅浅笑容,但越是表现出若无其事的一面,小安的内心却越加感到深度恐惧而莫名害怕。
  「小安啊……你真是不学好,什麽时候开始对外人都这麽听话?竟然连我你也敢欺负?」小蕊个头虽不高,但对小安说话时,整个人却彷佛变大到数百倍、数千被,有如像整栋教室一样巨大,渺小的少年连呼吸都快窒息一样。

  「不……是……我……老师……她要我……」小安结结巴巴的吐不出话来,眼睛却才发现小蕊身上一袭清爽的水手服,竟开始渐渐的蜕变成一种漆黑色。
  破碎的衣物慢慢的紧缩起来,最後形成了一套小安从来也未曾见识过的性感皮衣模样。

  身上一袭漆黑色的紧身皮革内衣在小蕊身上却是贴合的不得了,极端性感的闪亮皮革,包裹的竟是娇嫩少女那稚气未悯的青涩胴体,雪白的肌肤与火辣的装扮,辉映出一种让人目眩神迷又说不出的极端惊艳之美。

  「小……小蕊……你……」小安眼睛瞪大的说不出话来,嘴巴吃惊的下颚差点垂断一样,不觉自己仍是处男的小肉棒已经勃勃的膨胀起来,似懂非懂的性意识中已经开始暗自的汹涌彭湃!

  然而,浑身模样有如女王般气势与妖艳散发自少女全身时,小安的内心却滴咕的两脚快要发软。

  「哦?你竟然敢用这麽好色的眼光瞪着我?你是不要命了吗?」嘻笑的少女没想到竟然话锋一转发怒了起来,突袭而来的巨变让少年忍不住哇的一声叫了出来。

  「哇!没……没有……」小蕊脚下的一双高筒靴有如女王般无情的踩向小安下体,无辜的少年翘起的肉棒经不起如此尖锐硬物的刺激,痛苦哎呀的滋味让小安整个人都肿的跟气球一样。

  「还说没有!」

  「我……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小安连忙低头认错,头也不敢抬的拼命求饶,他的个性早在无形中已被养成马上认错就能好过一些的卑微懦弱!
  「哼……来不及了!」小蕊今天的心情似乎还不错,但仍佯怒的揪住小安耳朵,一把将他拖着就走。

  「哀啊啊……痛……痛啊!你……你要把我带去哪?」小安发现一向不离小蕊的奈奈这次竟然不在她身边,害怕单独被小蕊带走的他,今天可就没有人肯帮他求情了,搞一个不好,很可能还会被小蕊给折磨到体无完肤的地步。

  「哼!今天该是给结子一次重重的教训才是。」

  「我老早就看那个八婆极端不顺眼,既然她想教训我,那就派你去帮我出口气,你觉得怎麽样?」

  「我……我不敢啊……」

  「哼哼!我早就知道你是这麽没用的呢,没关系,还好今天要奈回去跟奶奶讨些『兽液精华』,刚好可以找她报上次狠狠训我一顿的旧帐,嘻嘻……对!就这麽办。」

  「什麽……是什麽意思?」小安极端担忧的害怕问道。

  「少罗嗦!反正等等可有好玩的事就对了,你马上就会知道,但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因为这样就不好玩了,嘻嘻嘻……」小蕊不怀好意的窃笑着。

  「奈……是我,计划变更了,嘻嘻,我有个更好玩的计划……」

  「对,回教室去,执行我的B计划!嘻嘻,哈哈哈……」小蕊拿起手机後就不停窃窃私语的娇笑着,而且似乎还越讲越得意,好像跟奈奈间有什麽诡计不能让小安知道般的暗中进行。

  「不……不要啊!」小蕊一边还揪住哀叫的小安继续跑,一边还止不住得意的嘻嘻窃笑道。

  「求求你饶了我吧,我都听你的……」

  「哼!你这畏缩的家夥,真是够罗嗦,就是这样才一点都好玩不起来!没关系,嘿嘿……现在我有个更有趣的事要让你享受一下,也许……以後你应该要感激我才对呢,哈哈!」

  「哈…哈哈!不,你还是不要太感激我好了,我真的会不习惯呢,嘻嘻!」古灵精怪的性感少女心思好像恶魔般的邪恶,折磨起人来却是一点都不手软。
  「啊啊!你……你想做什麽?还……还给我!」突然,调皮如恶魔女般的小蕊将少年的短裤与内裤全部脱掉,吓得他大声的尖叫起来。

  「你还是想办法的找个隐密地方躲起来吧,嘻嘻,马上……会给你一次全新不同的新体验,哈……」小蕊语带玄机的嘻笑着,随手便将内裤丢进垃圾桶里,却将小安给丢到了女生更衣室之後,转身就跑了开。

  「不要……别这样,小蕊!小蕊!别丢下我一个人啊!」小安害怕的不住大叫着,却不明白,小蕊临走前说的话语,究竟代表着什麽样可怕的含意。

  然而,就在同一时间里,教室的课堂内却突然冲进来另一名小安,大声嚷嚷的对着全班大叫道。

  「老师不好了!不好了!小蕊躲在屋顶上昏倒了!」这个小安声音似乎比平常还要更加尖细些,而且走路模样更像女孩子,只见他一面紧张的还不住东张西望着,眼神间彷佛还透露着一丝古怪。

  「你说什麽?快带我去看!」结子大吃一惊的板起脸孔应声道,心理也怕出了什麽样的意外,便要学生们先自习,跟着小安一同前往一探究竟。

  「等等,你不是说她们俩在屋顶上的吗?」结子突然间发觉到有些古怪。
  「喔……我刚刚是这样说得吗?」

  「小安!你到底带我来这里要做什麽?」结子老师在焦急中不由得发嗔般的瞪着自己学生纳闷道。

  这里竟是校园内一处完全封闭的废弃密室,而且里面还透漏着一股不寻常的怪味,小男孩今天的表现着实透露出许多不寻常的诡谲地方,让结子的内心里感到十分的不舒服。

  「因为……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啊,嘻嘻……」神秘而诡异的笑声在结子耳边响起。

  「啊!」女教师织田结子只觉得脖子上突来一阵刺痛般的酥麻,好像针剂是打进自己血管一样,连呼喊都来不及的情况下整罐针筒的剂量已全数注入完毕,整个人酸软的摇摇晃晃,站都站不稳的抖罗起来。

  「啊!你……你们想要干什麽!」出乎结子意料之外的结果却是,小蕊由她身後拿着一管粗长的大针头,里面,竟然还有着许多扭曲古怪的小虫子仍在蠕动着。

  「你……你们……」女教师只觉脑中一片迷蒙晕眩,尽管拥有着一身怪力,但对於小蕊突如其来的异常举动,心里却是毫无一丝防备与警觉。

  「嘻嘻嘻……我这是要帮小安一各大忙啊,老实说小安很早、很早以前就一直喜欢着单身美丽的结子老师呢,只是他还找不到机会向你表白……」小蕊自圆其说的一边娇笑着,但话还没说完,她跟眼前那个当事人的小安却都同时笑弯腰的花枝乱颤。

  「你在胡说些什麽!小鬼……你们……竟敢对老师乱来……老师……老师不会放过你们的!」尽管被小自己不知多少岁数的少男少女戏弄着,但结子就在即将晕厥的那一刻,依然强忍刺痛的责骂道。

  「嘻嘻……来不及了呢,小安马上就要对老师乱来了呢,嘻嘻……今天可是他摆脱处男绝佳机会的纪念日,可能半个小时的时间也许就够了,这个小处男可是会让你的肉体彻彻底底改变的喔……」

  「不……不可以!」结子似乎已经用尽了最後的一丝气力,再也强忍不住睡意的晕了过去。

  「小姐,这样真的可以吗?」问话的小安,这时身体却开始慢慢的变化着,从少男的装扮蜕变成一名金色头发,有如活脱像个美丽洋娃娃般的梦幻美少女。
  「嘿,对了奈,你有跟奶奶确定过这玩意的效用没问题吧?」小蕊看着手中空管子内的小虫子还在继续分泌着莫名古怪的绿色黏液时,突然感到一阵恶心的将它摔在地上。

  「嗯,那里面是女王珍藏的三件宝贝中,由『兽化精华液』所特别撷取出来的呢,临走时主人还特别告诫过我好多次,要小姐您谨慎一点使用……」

  「是吗?嘻嘻,奶奶的东西总是这麽样的好玩有趣,那……她有说之後这个女人到底会怎麽样呢?」

  「女王说过,被注入调教液後的肉体会逐渐一步步的进入淫兽化,慢慢的连自我克制的能力都会完全丧失,最後沦为调教者所控制的一头淫兽。」

  「嘿嘿,很好,那她会完全乖乖的听话吗?」

  「这……我就不太能确认。」

  「嗯,这样……奈,不如趁她还没醒过来,就多灌注一点受小安强奸的记忆给她,嘻嘻……记得要把小安塑造的更勇猛一点喔。」

  「真的要这样做吗?我……知道了……」尽管奈奈心里多少有些替小安感到难过,但她依然将手掌放在晕睡过去的结子头上,只见对方竟突然痉挛起来,淩乱的裙子底下快速的分泌出一阵又一阵的兴奋蜜液!

  「啊啊!」结子的头上不断散发着浓浓的黑气,身体彷佛正在被人强奸一样剧烈的扭动起来,就在此时,结子突然双眼翻白,下体的激烈颤动却在没有被任何人接触过的情况下,不停主动的喷泄潮吹。

  「啊……啊啊啊!」她的意识陷入了可怕的洗脑地狱当中,肉体竟被一名鲜明的小男生给完全占据了一切,无法反抗正在被灌输的种种意象,只能承受、享受着接下来一波又一波的绝顶高潮与刺激。

  「啊啊……啊哈!啊啊!」一次次的叫声彷佛都是场最激烈的交合一样,下体早已湿糊一片的女教师结子,如今是再也强忍不住口中的娇羞与喜悦,沉溺在一场无可自拔的情慾深渊之中。

  「小姐,这样就够了吧,她的身体已经泄了三十多次,短时间若发动这麽强的意念波恐怕不太好,如果再这样下去,她可能会一辈子变成花痴的。」

  「嘻,再多按一会吧,这个顽逆不堪的女人清醒後,若发觉自己竟然成为了全天下最没用的男人奴隶时,不知道会有着什麽样的反应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有,奈,也替她选好一件最暴露的魔性内衣吧,一想到这个凶神恶煞的女人若一辈子都只能暴露的话,不知会对自己身体感到多麽的羞耻与下流呢,哈哈!」

  「是。」只见奈奈打开一盒精致的首饰包,从里面挑选好一枚十分特殊的小饰环後,便将它勾刺穿入在结子的左乳乳头上,敏锐的刺激一瞬间又让结子喷出大量的兴奋淫液。

  「哈,你还听得见吗?这东西将成为你今後身上唯一能穿的贴身之物,如果没有主人的同意,这身体是绝对穿不上任何一丝衣物的,就连小内裤也不行。」小蕊的嘻笑声中充满着得意,在关上了灯火以後,结子火热而发颤的肉体却才刚要清醒过来。

  「啊……啊……」弥留在载浮载沉的肉慾之中,深陷复杂情感与极端性慾的女教师结子,手里还不断爱抚着发烫发骚的敏锐器官,逐渐正要清醒的意识里,却感觉到好像突然失去了什麽一样难受。

  「啊啊……还要……我还要……哎啊……」身体突然发觉少了男主角一样难受,只能靠着勉强用手淫来获得一丝慰藉,忍受不了急欲爆发的熊熊慾念,结子竟一面爬行着一边还大声的呻吟叫道。

  「咦,这里又是哪里了?是小蕊吗?你们在哪里……是谁的声音啊?」就在此时,密室里却多出了一名小男孩的声音。

  「啊!」突然,密室的灯火又亮了起来,就在结子的眼前中多了一名少年,脸上满是错愕与惊慌,下身却完完全全赤裸的腼腆少年尖叫到跌坐在地!

  「老……老师!」

  「啊……快……再来,里面……再来!」结子的眼睛里充满了可怕而变态的邪恶淫慾,整个人几乎是完全陷入道疯狂的慾望之中,不再受到理性约束的扑向小安身上,就在一阵天眩地转的骚动混乱中,可怜的小安隐约中彷佛仍听见到小蕊传来的细细笑闹声。

  「不要……不要!呜呜……我不要!」可怜的少年根本还弄不清到底是什麽情况之下,就被饥饿的母老虎给撕开了所有衣物,内心里掩饰不住对性爱的懵懂与背叛单恋情人的复杂心情,一面想着奈奈的甜美的神情,一面却深陷到这场万劫不复的兽慾之中……

[ 本帖最后由 zlyl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遨游东方 金币 +15 合格  

相关链接:

上一篇:【痛哭的幽灵】 下一篇:【红韵】(补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