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间道】(I+II)

发布日期:2018-04-10  来源:乱

妖间道(I+II)
                妖间道


排版:zlyl
字数:68753字
下载次数: 96





               妖间道I

                (一)

  我孤单地走在福冈的街头,背着一个大旅行包,里面是我的所有家当。
  「靠!狗眼看人低的鬼子!老子只是一时落魄罢了,连赊一个月的房租都不肯!刚刚还笑脸迎人,马上就翻脸把我给赶了出来,还真是势利!等老子发达了第一个就整死你!Shit!」我还在咒骂房东,而心里一阵苦涩。

  我叫王新,大学毕业就去了日本找工作。可到日本已经三个多月了,身边的钱也花得差不多了,可是愣是找不到一个工作来养活自己。看来自己还是太天真了,以为凭着自己Q大的文凭,流利的日语,可以轻松在日本找到工作,哪知道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因为我是个中国人!看看那些鬼子一看到我的国籍就露出一脸轻蔑,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以前在国内还以为只是少数日本人仇视中国,到了才知道大多都是轻视,看不起。一口一个「支那」!

  可是我接着该怎么办呢?口袋里只剩下3900日元,能干什么呢?初冬的日本,已经是寒气逼人了。萧瑟的冬风,我虽然穿得严严实实的也不禁打颤。
  我走得累死,于是走到旁边一个小巷里休息。背包扔在一边,我拿着水壶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

  「咕!」我不由苦笑。早饭我还没吃呢!

  可我不知道,危险正向我靠近。

  坐在阴暗角落里的我突然被一个大袋子罩住,一阵漆黑。

  「谁!混蛋!TMD!」我连国骂都骂出来了。哪个小流氓耍我!老子正一肚子的气!

  一阵剧痛从颈部传来。

  混蛋!他打我!这是我最后的意识,他(们)把我打晕了。

  我的背包就留在了阴暗的巷子里。

  而我,王新,从此消失了。

  「左川君,还请军部多宽限几天时间啊!昨天第78号标本突然病变,计划还是失败了。但我相信计划还是有成功可能的!标本的存活体征越来越好了!像78号就差一点就成功了!还请左川君多多体谅!」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恭敬地对着一位身穿自卫队军官服的人说道。

  「藤本博士!军部对你计划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每次你都这么说!这叫我很为难啊!」左川对藤本说:「军部的资金是有限的,不可能一直毫无止尽地扔在你这个所谓的超级战士的计划上!如果不行,你就直说了吧!」

  「不不不!请您相信我!」藤本博士一咬牙:「最近我们又找到一个实验体79号,他目前的状况良好,试验极有可能成功!这是最后一次!如果还是失败,我愿切腹谢罪!」

  「那好吧!我期待着!」左川说的期待不知是什么,也许他期待的是藤本失败的绝望表情吧。

  「我走了!有什么好消息通知我!」左川一点也不想在这个阴森的实验室里多待。

  都是帮疯子!左川心中不禁嘀咕。

  左川走了以后,藤本找来手下:「79号现在情况怎么样?」

  「一切正常!病菌的扩散已经完成。实验体的肌肉强度已达到了预期目标,神经系统也得到了强化。经过评估,79号的暴力指数直线上升,试验结束后可达常人的四倍多,即91。8%。至于大脑的情况就不容乐观,估计即使试验成功,他也只有大概三岁儿童的智商了。」

  「不管了!只要试验成功就好!智力低下不要紧,反正我们要的只是唯命是从的杀人机器罢了。继续观察,有什么异常马上通报!」藤本已经下了生死状,也管不了什么了。

  「是!」

  他们说的79号实验体就是我,王新。

  他们的对话都被我「听到」了。实验是在10天前开始的。

  我在被他们抓来后就被安置在一个巨大的容器里,全身被镣铐固定住了。
  我清醒后打量完周围后,不禁一阵心寒。我成了白老鼠了!我心里想到了731部队,还有那部电影里痛苦挣扎的中国人。

  「不!我不要!我还不想死啊!我还没有娶妻!还没有儿子!还没有好好孝敬父母!我还没有……」这一刻我想到了很多很多。

  对面的监控室里,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注意到我醒了,急急地找来了那个藤本博士。

  我看到那个藤本一点头,在身后的仪器上一阵操作,容器里就伸出一个针头直往我手臂上扎。

  「不!我不要死!我不要七窍流血而死啊!太惨了!呜!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我发现我这人是个懦夫,丝毫没有共产党人英勇就义的勇气。面对死亡,我痛哭流涕。

  我感觉到一阵液体强行进入身体,迅即一阵灼热从手臂向全身蔓延开来。我的头一阵昏热,头好像要裂开来了!

  我昏昏沉沉的,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脱壳了,正看着自己的肉体。而全身的血肉一阵膨胀,我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心脏正扑通扑通地跳动,还看到了自己的经络,白白绿绿的;还有自己那白惨惨的骨骼。

  我觉得自己分裂了,身上的细胞好像正在不停地融合分裂。接着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恢复意识,只感到周围漆黑一片。

  我还没死!这是我第一个想法。可是我感觉身体已经不受我控制,手脚毫无感应,连眼睛我也睁不开来。

  生不如死啊!

  想来日本政府的档案里一定写到:王新,2003年11月3日于福冈县失踪。

  而我的父母一定得到我失踪的消息了吧,一定是在家忧心忡忡。我真是不孝啊!

  感慨完毕,我发现我的大脑还能工作。而我这时才发现虽然我不能看,但我能感应到周围的事物。我能真切地「看」到监控室里的禽兽忙忙碌碌的。

  他们在说什么?

  我刚有了这个念头,我的耳朵,哦不,应该是我的大脑就感受到了那里的一切:「藤本博士!79号实验体一切良好。我看这次一定能成功的!」

  「嗯!希望如此!明天左川就要来检查成果了,你们利索点,不要得罪了我们的大财神啊!哈哈哈哈!」藤本嚣张地笑道。

  听到这里我万分震惊。

  我有超能力了!也就是说我因祸得福,仍好好地活着还有了未知的超能力!
  我突然想到了看过的一本小说:《星际浪子》。

  难道?哈哈!我不仅大脑没有烧坏还得到了更奇特的能力!那我不就成超人了?

  经过我三天的探索,我惊喜地发现我已经成了世界上最恐怖的「人」。如果还算是人的话。

  一天前我的身体已经能够得到控制了,而我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能和《终结者2》里的杀手机器人一样变幻身体!我甚至可以化作一滩泥水!当然,表面我还未试过,不然早被监控室里的人发现了。我只是在身体内做了实验。

  更惊奇的是我能和星际浪子方舟一样把思感钻进实验基地的每一样设施,每一种武器里,为了生存,亦为了好奇心。不过我比方舟差一些,必须要有媒介,如导线,电话线之类的才能将思感延伸。

  我的大脑就像海绵一样把基地里的所有资料统统吸收了进去。我知道那种不知名的病菌已经把我的全身都改造了,我全身的细胞会不停地进化,也就是说我能长生不老。可这些有什么用呢?我已不是原来的我,真正的王新已经死了!
  如果回去了,大家会接受我吗?

  如果我隐瞒着,天知道这病菌有没副作用,我会不会发狂继而杀人放火?
  这,这太可怕了!我想到这里不由担心我的未来。

  我也知道了藤本他们的研究。这里是福冈市外乡村地下的秘密实验基地,所进行的都是些惨无人道的化学生物研究。

  他们研究了许多变异的动物,都是些具有极大杀伤力的怪物,比如牛一样大的老鼠,皮可以抵挡AK74的射击。(其实我也是怪物!)

  而藤本目前研究的就是我,所谓的超级战士计划。就是通过化学生物反应强化人类的各个组织部分。

  前一段时间,还活着的78号做过实验,他可以一拳击穿厚达8厘米的合金装甲,真是惊人!

  可惜他们挺不过来,纷纷产生病变而死。

  其实我也是幸运,病菌在注射之前就产生了病变,病菌的能力产生变化,把我的细胞全部进化了,不然我也难逃一死。

  而我现在通过思感已经控制了基地的一切,我已经成为基地事实上的主人。
  那天左川和藤本的对话我就是通过他们所在房间的监视器看到的。

  已经十天过去了,我觉得自身的进化已经完成。我该出去了,顺带毁掉这万恶的实验室。它存在一天,世界就有一天的危险。

  我用思感连到基地的主发电机,让它超负荷工作。它将在十分钟之后爆炸,到时整个基地都将毁灭。这个恶魔般的地方的秘密就让它永远消失在地下吧!
  我终于睁开了眼睛,这让监控员惊喜万分,急忙去招呼藤本了。去吧,也好让我杀个痛快!

  我轻易地震开身上的束缚,击碎容器的防弹玻璃,就这么赤身裸体地走了出来。

  「噢!天啊!快叫防暴队来!79号实验体要脱逃了!」藤本看到我走了出来马上不寒而栗。他想到那块被击穿的合金装甲也许就是自己的下场。

  听到召唤,防暴队很快赶到。

  「博士!怎么办?」队长请示。

  如此的危险让藤本也顾不得我这个珍稀的标本了。

  「射击!射击!快干掉他!」

  看到防暴队手上的家伙我有点头痛,因为防暴队大口径的激光枪是我的一大克星。不过我现在的身体能够让我做出《黑客帝国》中的一些超难动作。

  而防暴队毕竟是人,不可能像电脑一样,面对如此令人惊愕的我还保持绝对冷静。特别是他们也曾看到过78号的实验,对超级战士有强烈的恐惧。

  在些许的惊愕后,防暴队猛烈地开火了。可是我知道他们的手在轻颤,枪早失去了准星。

  我一面躲闪,一面把手换化成刀,冲入「羊」群宰杀一番。

  很快,试验室里一阵惨叫,7个防暴队员身手异处。

  我一步步走向躲在角落的藤本。

  「哈哈哈!我成功了!成功了!看看!我创造了世界上最强的战士!恶魔!
  魔鬼!哈哈哈哈!我成功了!呃~~!「我很赞同左川的看法,真是不折不扣的疯子!死吧!

  我一刀砍掉藤本的脑袋,藤本的脖子就像喷泉一样喷发出红色的泉水。
  我的心里竟然一阵快乐!看来我已经有了暴力倾向,甚至有点嗜血。可我以前可是个乖宝宝,看到血会过敏的!看来病菌的副作用已经显现出来了。

  要走了,不然我也要陪葬了。

  我抢来一套衣服,无视混乱的实验室人员,打开通道施施然地走出了基地。
  之前我早已封闭了基地大门,没有一个家伙逃出去。

  我刚乘坐电梯来到地面,就感到地面一震,然后向下一陷。

  基地毁灭了。

  呼!我不禁感到悲伤,为我的未来悲伤。

  我遥望祖国。我知道我在也不能回去了,因为我是个不祥的人,像一个定时炸弹,指不准什么时候会失去本性,大肆杀戮。

  就让我这个怪物留在这里吧,呵呵,谁叫是日本人造就了现在的我呢?不好意思!就收留我吧,也许我偶尔会杀杀人,但还请多多包涵忍耐啊!

  从今天开始,我要面对全新的生活。

                (二)

  人说怪物都是夜晚出没的,可我这个大怪物却是在白天行恶。无他,因为我需要吸收太阳能。也因此,我不需吃饭,排泄,睡觉,整个一个BT!

  可是我总是在福冈市里溜达也不是个办法。我没有任何证明身份文件,也就不能买房租房;也就没有工作的机会。

  另外病菌的副作用开始露出水面了。我心中烦躁感越来越重,总想着杀人!
  杀人!

  我好不容易才控制住了自己。可这样下去发狂是迟早的事情!

  下午两点了,我正游荡在一个住宅小区里。因为是工作时间,小区里只有些失业人员和全职主妇们。嗯,我不如找家「倒霉」的住户借宿,再用我的超能力控制他们,也好掩饰我的身份。

  说干就干,就我眼前的这一家吧!典型的日本砖木房。屋子静悄悄的,应该没人吧?(最好有人!男杀女奸!发泄一下我的痛苦!)

  我环顾四周,没人!好!我利索地翻墙入内,拉开浴室的小窗钻了进去。
  看来这是个普通人家,连浴室也这么简陋,只是铺了些瓷砖,有个大大的浴缸而已。

  我出了浴室,轻轻朝发出声音的厨房走去。

  通过思感的扫描,整幢房子只有厨房有个女人,安全得很。客厅里,结婚照里的女主人极为美艳,是那种走在街上大家都会回头看的大美女。

  我觉得头脑一热,有一种冲动。我要占有她,我要发泄!

  厨房里一个丰满的中年妇女正哼着歌打扫着厨房。背对着我,没法看清她的容貌。不过她应该就是女主人了,身材不错!

  我觉得分身涨得发痛。

  我跨步上前,贴上她的背,一手搂住腰,一手捂住嘴。

  女人突然遭到袭击,被吓了一跳。也许是胆子小,手上的抹布一掉,身体一软,吓昏了。

  软香在怀,我细细地打量了怀中的妇人。

  多年的居家生活让她的皮肤依旧白皙柔嫩,身材傲人。容颜娇丽,只是眼角有几道皱纹而已。

  如此美肉我一定要好好品尝!

  我横抱起女人来到客厅,置于地板上。看着我的猎物,一件宽大的蓝色家居服把她的身材都掩盖住了。这可不行啊,来看看你的内在吧。

  我轻轻地脱掉她的衣物,只留下胸罩、内裤。这时候她已经开始苏醒了。也好,醒着玩更爽!

  「你!你是谁!怎么进来的!啊!我的衣服!你要干什么!求求你!不要!
  我给你钱!全给你!求你不要强奸我!「女人还以为我是小偷。其实我是强盗,呵呵!

  我给了她一个巴掌,她捂着开始发肿的左脸颊终于安静了。

  「你叫什么?」我邪笑着发问。

  「我,我叫宫本和美。求求你!放了我!钱我给你!」和美哭泣着说,声音有点发抖。

  「安静!现在我问你答!别的废话少说!」我看到和美马上闭嘴,感到很满意,「把你家的情况说说!」

  软弱的和美像倒豆子般地和盘托出。我对我的好运真是满意啊!

  和美37岁,她的丈夫早在两年前就因车祸死亡了,有个女儿英子,才上高一。家里全靠她继承亡夫开的小公司苟延残喘。

  这倒是蛮适合我来隐藏。

  不过,我看看和美,首先应该把她摆平才是。我要让她欲仙欲死,从此成为我的奴隶。

  看着我的邪笑,和美心里直发毛。

  「美丽的夫人,你丈夫已经去了两年了,不知这两年你是否很寂寞?呵呵,今天就由我来安慰你吧!」我不管她有何反应,把她压在地板上一口吻住了她。
  和美用力反抗,但怎会使我的对手呢?反而逐步迷失在我的热吻中。

  「呜!……呜!……呜!」和美被我封住的小嘴,只能发出一阵阵呻吟,分不清楚是谁的口水从和美美丽的口唇间緩緩流出來。

  我不满足于口中的津液,嘴渐渐转移,耳后,脖子,最后到了胸部。

  「不要!求你!啊!……放了我!不然我要叫了!」和美对接下来的事万分恐怖,她怎么也想不到会在家里被强奸。

  「叫吧!让邻居们都来看看夫人淫荡的样子吧!」我用嘴咬开了胸罩,和美白净柔软的乳房不住的晃动,她那看不出已身为人妻的粉红色乳尖也高耸的挺立着。

  我不自觉的发出赞叹,最后一口含住了那诱人的小豆子。

  「啊!不要!」和美的身体一颤,发出娇吟。

  我用左手钳住和美的双手,腾出的右手攀上了在我的吸吮下越发挺立的玉乳。我的嘴和右手不停地流连于和美的双乳,把和美挑逗得娇喘连连,双眼不禁迷离了,身体也没了反抗的力气。只有头在不停地摇,不知是反抗呢,还是被挑逗得受不了了?

  我的左手也放开了。和美的双手并没有马上抗拒,只是不停地乱舞。看来和美已经不抗拒我了。

  腾出来的左手慢慢地从和美的腹部抚过,轻轻探入和美的内裤,轻抚着和美的阴部。

  遭此撩拨,和美丰满的大腿马上紧紧地夹住了我的手。

  不过这样我的手指一样可以行动。

  手指才一进入湿润温暖的蜜穴,马上感到一股强劲的吸力,蜜肉紧紧缠住手指,吸住不放。

  「噢!想不到夫人很喜欢强奸呢,小穴都湿透了!看!都吸住我的手指不放啊!真是好色!」我故意刺激和美。

  「不!不是……。」

  淫秽的攻势,对于故作高贵的女性,越是有用。

  「可是夫人的肉洞怎么都不放过我的手指啊!是想要我的肉棒了吧?」
  「不!不!……。」和美脑中一片空白,只能重复着无意义的话。

  和美的身体不堪我这般玩弄开始剧烈地扭动起來,拼命晃动屁股,闪躲我的手指,但丰满的双臀不住的摇晃,不但沒有甩掉我的侵犯,反而使好色的手指陷得更深。

  而和美蜜穴疯狂的泛滥,粘稠的汁液流到丰腴的大腿上,嫣紅的美丽脸庞不住地娇喘,並发出甜美的哼声。她的大腿部自觉地松开了,还越张越大。双手紧紧抓着我的头,不肯放手。

  我知道差不多了。

  我轻轻扯掉和美的内裤,把头深深地埋进了她的股间,嘴含住了她的阴唇。
  微腥的汁液喝起来有点酸酸的。

  「啊!…拜托!饶了我!……不要舔那里!……脏啊!」和美痛苦的悲鸣,发出有如少女一般的哭声,脸上羞耻的泪珠滑落。

  我找到那颗小小的珠子,舌尖轻轻地一触,和美娇躯猛然后仰,蜜穴里喷出汹涌的蜜汁,溅得我一脸。

  想不到这么快就潮吹了!真是敏感的身体啊!值得我好好调教。

  和美全身泛着桃红,两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小嘴不停地喘息。

  「夫人的身体相当敏感啊,哈哈。」我大笑道:「身体寂寞很久了吧?」
  「不!……没有!……嗯!」和美颤声说道。

  我脱掉全身的衣物,露出火热粗大的肉棒。经过改造的我,肉棒变得更为粗大坚硬。我有自信绝对可以让和美永远沉浸在情欲的深渊里。

  我趁和美失神的时候挺起沾着和美淫液而闪闪发亮的肉棒,往和美的蜜穴直插!

  「嗯~~~!」和美一声满足的呻吟,更激起了我的欲火。

  我并没有什么经验,一进洞肉棒就陷入温热柔软的蜜肉的紧箍中,我不由舒服得直吸气。

  九浅一深我还不知道,我只是猛烈地往里抽送,拼命地向里插。记记重扣,龟头都顶在了和美蜜穴里柔软的花蕊上,引得她一阵癫狂。

  和美疯狂扭动身躯,不停的呻吟着,我的每一记猛击,仿佛撞击她的灵魂一般,粗大的肉棒紧紧撑住好色的花径,不住刮磨软皱火热的壁肉,不停的产生强大的快感。

  「快!……啊!……啊!……再,再快点!……呜!……我!……啊!」
  不经意中龟头触碰到花径中的一处肉芽,和美的身体强烈地颤动,整个人猛地撑直坐了起来紧紧抱住了我,两条滑嫩的大腿钳住了我的腰。原来我击中她的G点了!

  和美微张的性感小嘴发出急促的啊声,迷离的双眼散发出强烈的情欲。而她的眉头紧锁,我知道和美的高潮就要来了。

  我改变策略,动作柔和起来,轻磨慢插,刮弄着細嫩的阴道。然后把她的头靠在肩上,嘴轻轻地在和美耳边吹拂:「夫人!你对我的服务是否满意?」
  和美正处在持续的快感中,在高潮边缘苦苦挣扎。

  「不!……不要!……饶了我!」

  「这么说夫人对我的服务不满意喽!那我也没办法了!」我停止了抽插,我的怪手则在一双乳房上轻揉慢捻,压挤掐捏。

  「嗯!啊?你……你怎么?不!不要……。」和美的身体一时失去了快乐的源泉,难过地乱扭,圆臀自发地上下套弄我的分身。

  「夫人不要什么?我不清楚啊!还请夫人告诉我!」我舔弄着和美白嫩的耳朵,激得她一阵喘息。

  「我,我要你的……嗯……」和美的脸像火烧一样,羞愧地说。

  「夫人要什么啊?」我看着扭捏不安的和美露出残忍的笑容。

  肉体的空虛很快的超越羞耻心,和美忍不住满眶泪珠,屈服的說:「请……
  我……吧!「

  她的声音像蚊子叫一样。

  「夫人说什么啊?我听不到啊!可不可以大声点?」我要她大声地说出来,以此来让她抛弃羞耻感,全身心地投入到淫糜的性爱中来。

  「我要你的肉棒!」和美不顾一切的大喊起來:「我要你粗壮的肉棒插进我淫荡的小穴里啊!」

  「啊哈!夫人!你怎么能这么不知羞耻的叫出来呢?况且我还是在强奸你呢!街坊邻居会怎么看你啊?」我故作惊讶地斥责她。

  「和美……是天生淫荡的女人,喜欢肉……肉棒啊!」和美咬紧牙关豁出去了:「请玩弄不知羞耻的和美吧!」

  「夫人要求,怎能不从?」

  既然如此,我一改细水长流般的抽插,像打桩一样重重地把肉棒撞击到G点上,使和美变得极为疯狂,粗浊急促的呼吸声,迷离的双眼,双手的指甲深深地掐着我的背,更用力扭动美臀。

  才刚抽插了十来下,和美两眼便猛然大张,尖声大叫,不能闭合的小嘴,脸庞轻轻颤抖,从红唇之间流洩出透明唾液闪闪发光。继而全身一僵靠在我的怀里开始不停地痉挛。

  我也停了下来,细细体味和美蜜穴吸吮肉棒的感觉,而和美的高潮足足维持了一分多钟。

  这种感觉真棒,不过我还没有发泄,接着可要好好调教这个美奴。

                (三)

  我将浑身瘫软的和美抱进了卧室。

  看不出和美倒是还有点小孩子气,卧室被他布置得颇有卡通味,大大小小的玩偶遍布房间。

  和美还没有从高潮中回复过来,软软的任我摆弄。

  这也好,正满足我的玩弄欲。

  把和美趴着放在床上,我细细地打量她。泛着桃红色的皮肤上密布着细细的汗珠,深深一吸,一股浓郁却不呛人的香气直冲鼻子。

  我的手不由自主地开始抚摸和美的菊花蕾,食指还试探着想深入其中,却不料和美的菊花蕾一受刺激就紧紧地收缩起来,手指吃了个闭门羹。看来这个是和美的敏感点哦!

  「不!不要!求你不要弄那里!」我的抚摸还是让和美产生了些反应。
  「不知道夫人这里有没有被男人玩过呢?」我的手并没有停,食指不断地想突破紧缩的肛门,大拇指则不停地拨弄合美娇嫩的花瓣,爱抚着她敏感的阴核。
  另一只手则上下抚摸,感受她滑嫩如绸的肌肤。

  「没!没有!嗯!不要!求求你!嗯!好痒!啊!」和美全身不停的扭动,拼命地想向前爬动,来逃脱我的掌握。

  「既然这样,那我就来尝尝夫人屁眼的处女吧!」我对和美珍珠的抚弄让她的情欲又起,菊花蕾也开始松动了,微微地一张一合。我趁机突破和美的防线,食指顺利插入菊花蕾。我的手指感受着里面的热度,和几乎夹断手指的收缩感,我的手仿佛要融化一般。

  「啊!不要!快拔出来!好脏啊!屁股好痛!不要!呜!」和美一阵悲鸣,看来我的手指刮痛了她娇嫩敏感的甬道。

  看来这样不行啊!我否决了自己直接插入的想法,还是慢慢来吧。另外不乖的女人也要好好惩罚。

  看到计不可行,于是我就把枕头垫在和美的腹下,让她的丰臀翘了起来。
  淫糜的蜜穴暴露在空气中一张一合。

  我把和美的双腿向两边张开成M型,和美现在就像一条趴着的小狗等待着主人的惩罚。

  「啪!啪!啪!……。」我毫不留情,手掌打在高耸洁白的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臀上浮现出紅肿的手印。

  「啊!不要!你干什么啊!好痛!呜!不要打我屁股!痛!呜!」和美遭此重击急忙扭动身体想逃脱我的掌握,可是她的力气已失,徒劳的挣扎更激起了我的欲望。

  慢慢和美不由自主地发出甜美的哼声,雪白的山丘纵横了数不清的桃红色手印子。美臀如燃烧一般的疼痛,但玉臀反而更加挺起摇晃着,像进一步要求责打一样。

  「呜!不要打了!好痛!和美以后都听你的!饶了和美吧!」和美夹带呻吟的不住求饶。

  我停下手,转而轻轻地爱抚玉臀。而早已怒拔挺张的分身凑近了花瓣,在花瓣上摩擦几下充分湿润了后缓缓插入到湿暖紧窒的和美体内。

  「嗯~~~~~~!」和美淫荡地呻吟着。

  调整好姿势,我扶着和美的细腰,屁股一前一后缓缓挺动着。

  就这样操弄了一会儿,等和美的身体充分柔软了后,我马上抽了出来,不等和美反应,对准淫亵的菊花蕾猛地插了进去。

  「啊!痛啊!不!呜!拔出来啊!呜!痛!」和美的身体猛烈地反应,丰臀上的白肉还痛得颤抖了起来。

  饶是我一口作气也才插了一半进去,就被和美紧窄的肛门卡住了。我只好一边静静地体会那强大的收缩感,一边爱抚她的身体,使她放松下来。刚进入的时候我差点被和美肛门夹得射了出来,幸而我马上将精门锁住,不然就丢我这个所谓超人的脸面了。

  慢慢地和美的哭闹声小了下来,只剩下呻吟声。

  我将分身一点点地推进,肉壁上一层层的肉箍夹得我差点叫了出来。真是宝穴啊!

  看得出来和美正竭力忍耐肛门火热灼辣的痛苦,她的双手紧紧抓着床单,手指都白了;头深深埋入枕头,只发出短促的呜呜声。

  长痛不如短痛。我克服巨大的夹力,缓缓地抽插了起来。分身不时地带出一丝丝红血,看来和美的菊花蕾被我插裂了。

  而和美的臀部抖得更厉害了,桃红色的手印直晃眼。

  慢慢地和美也感觉到了快感。虽然混杂在火热的麻痛中,但已给她带来了一丝希望。就像在大海里抓到一根稻草后紧抓不放,和美的臀部开始轻轻地迎合我的撞击,手也慢慢松开了床单。只是头还因为羞耻深深埋在枕头里,呻吟已经变得快乐起来。

  得此讯号,我更为卖力,改短插缓送为大起大落,立即让和美欢叫起来。
  整个房间都是她的短促呻吟和臀部撞击的啪啪声。

  干得性起,我抽出分身,然后聚气在分身上部又「长」出来了一个粗大的肉棒。

  「不要停!…不要!啊!你!你怎么!你那里怎么有两个!」和美转过头,惊恐地发现我的异变。

  我露出残忍的笑容,然后双手紧紧抱住滑嫩的玉臀,将两只肉棒缓缓插入两个正舒爽得一张一合的迷人洞穴。

  「嗯!啊!不要!呃!好满!」和美前后两洞被我插入,下身异常满足的感觉马上袭上心头,也顾不上其它的疑问了,撅起玉臀不停地向我胯部耸动。
  「夫人舒服么?」我很喜欢抚摸和美细嫩的大腿,软软的,又极有弹性,真让人爱不释手。

  「嗯……舒服!和美……好舒服!……嗯!不要停!……嗯!」和美经过刚才我的挑逗,现在是有问必答。她现在已经沉浸其中了,可不想我停下来。
  「那和美愿不愿意被我这样永远操弄呢?」我开始下套了。

  「嗯…和美……和美好喜欢!……嗯……和美要你永远这样玩弄……嗯!」
  和美正在欲海中漫游呢!

  「那和美要当我的奴隶哦!不然我可再也不操你喽!」

  「嗯!…不要啊!我…我当!……嗯!……我是主人的……奴隶……请……
  主人畅快地玩弄奴隶吧!「和美现在都分不清东西南北了,而羞耻心早丢到北极去了。只要能继续爽快下去,什么条件她都能答应了。

  我满意地笑了。拿起床头的相框,放到和美的面前。

  「来!告诉丈夫现在你现在有多快乐,告诉他你现在是主人我的什么啊?」
  和美盯着相框突然大声叫喊:「和美现在好快乐!……和美是主人的乖乖好奴隶!……和美好喜欢和主人做爱啊!呜!」

  我听到大乐,腰部更用力深入和美体内,引起她的一阵激烈反应。

  我知道和美已经投降了,她现在深深地陷进去了。

  看到和美这么乖,身为主人的我也该表示一下了。

  我剧烈地抽插,狠狠地撞击和美的G点。两只肉棒仅仅隔着一层肉壁,互相压迫着,甚至能感到另一支肉棒的灼热。

  和美的身体本来就很敏感,早已处在高潮的边缘。被我两个分身一阵猛干,快感也是成倍的袭来。

  才二十来下,和美仰头一阵悲鸣,润滑如玉的娇躯不停地打颤,阴道里一阵阴凉直冲我的马眼。

  我更往深处插去。一开精关,无数的欲望直打入和美的深处。

  她被我强劲的阳精一烫,又泄了一次身。疲惫过度的和美受不了这强烈的快感翻起了白眼,我连忙渡了口气给她。

  如果这么死了,我不就亏大了?

  我打进和美身体里的阳精也算是病菌的改良体,能让她身体的细胞加快新陈代谢,各个细胞始终处在最健康的状态。

  我只要多「浇灌」几次,和美这朵花就会慢慢变成少女时的样子,并且长生不老。

  另外,阳精也会渗入和美的全身,像传说中苗疆的蛊一样,在保留她本性的同时让她唯我是从,并且能时刻感应到她的一切。(这只是我通过实验室资料得出的结论,还没试过啦!)

  当然,距离远了我就只能感应她的生死和大致所在地。毕竟我是超人不是神嘛!

  可惜她不能和我一样变幻,不然就多一个打架的帮手了。

  现在她才符合一个奴隶的要求:听话,漂亮,又能「干」。呵呵!

  泄出来我的第一次后,我觉得头脑中的烦躁感大减,整个心平静不少。
  我发现了一个发泄我兽欲的方法了:做爱!

  老是憋着也不行,迟早会迷失自我的。

  做爱总比杀人强吧?

  我自以为是地为我肆意奸淫找了个牵强的借口。

相关链接:

上一篇:【伴花眠】 下一篇:【白云满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