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之小秋的回归】【第三十五章 情景重现】【作者:洗澡水2】   插妹妹a片96_色姐妹在线AV_夜夜橾天天橾b_大香蕉伊人久草av   点击:加载中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之小秋的回归】【第三十四章 小秋记性太好】【作者:洗澡水2】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cc--原创作者:洗澡水2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小秋的回归第三十五章 情景重现

  当我开车回到家里时,发现姐姐居然过来了,杏吧首发这让我有点意外,所以惊讶地问道:“咦,姐,你今天怎么又有空过来了…”。

  “别说了,也就晚上稍微有点时间…”。姐姐性急地又说道:“对了,对了,爸去打工,你去看过没有?”

  姐姐大老远跑过来,张口就提到爸。让我很是不解,所以疑惑地说道:“没有啊,怎么啦?”

  “那刚好,今晚刚好有空,我们一起去看下爸吧。爸也没怎么打过工,不知道行不行…”。

  姐姐的话,不无道理,父母在家门口打工,作为子女,一次不都去看的话,的确不太好,所以我只好说道:“哦,那好吧…”

  相对于我的被动冷淡反应,姐姐则要热情热心得多,在那又说道:“小秋妹妹,你要不要也一起去啊?”

  “去不了啊,我走不开,还要做饭,还要看超市…”。

  小秋回答的很快,而姐姐也没有勉强,而且连小宝也没有说带着一起。后来上了车,我才知道是姐姐故意的,因为上车没多久,姐姐就问道:“对了啊,爸突然去打工干啦?”

  果然,姐姐还是问了这个问题,我想了下随口敷衍道:“不知道啊,可能爸在家闲不住,可能爸觉得上次不辞而别,有点丢面子吧…”。

  姐姐若有所思地想了下说道:“也对,不过真是的,让小秋一个人在家看超市怎么忙得过来,爸打工能赚多少钱?不如在家帮帮小秋的忙。”

  姐姐的过分关心,过分操心,让我有点别扭,所以有点不耐烦地说道:“唉,不知道啊。小秋说她超市一个人可以看得过来,可能爸想趁着年轻,再稍微赚一点吧。要不让爸打个两三年工,到时我跟小秋有了二胎,他再回来…”。

  姐姐又皱着眉头想了下说道:“这也是可以的,这年头钱真不值钱。能多赚点,也是好事。不过,我听大伯讲啊,小秋看超市时,老有那些男的去超市买个烟都要买半天。不是姐多疑啊,这小秋还年轻,看超市难免有那些心怀不轨的人…”。

  原来姐姐不想让父亲去打工,是因为这个,不过姐姐的话,让我有点头大,尼玛,怪不得说红颜祸水,怪不得大多数男人,都不喜欢自己老婆抛头露面,因为苍蝇的确太多了。小秋的确跟我汇报过,她看超市,来买东西的比以前更多了。

  而我呢,还跟以前一样,懒得去管,总觉得小秋可以处理好,所以一听姐姐这么一说,我狼狈不堪地下意识结结巴巴说道:“这不要紧吧?我晚上天没黑不就回来了吗?白天还有大伯大妈在一旁照应着呢。而且小秋挺聪明的,现在治安也挺好的,能有啥事?”

  姐姐白了我一眼说道:“心真大,其实呢,不是说治安不好,这年头,那种事情的确很少发生了,可是,我是女人,我才深有体会,总有那些如饥似渴的男人,找出各种各样的借口跟机会接近你,小秋妹妹年轻可爱,我是说,有些男的,借着买东西,东拉西扯的,或者坐在超市半天不走,影响多不好…”。

  姐姐的话,让我哭笑不得,我叹了气说道:“哎呀,那能怎么样?就是出去上班了,也会跟同事,跟老板打交道啊。放心好了,没事的,小秋挺聪明的…”。

  本来是搪塞姐姐的话,没想到却成了间接地夸起了小秋,这让我有点感慨,毕竟好久没夸赞过小秋。就在我觉得好笑时,姐姐在那又说道:“那倒也是,小秋妹妹挺机灵的…现在知道她的好了吧?”

  姐姐的这句话,却又让我郁闷了起来,都说小秋很聪明机灵可爱,为啥遇到父亲就变笨了?难道,乖乖女的克星,真的就是父亲这种不择手段的“坏男人”?

  一想到小秋被父亲治得没脾气,我就很郁闷。而姐姐呢,可能因为刚才讨论的太激烈,所以一下也没有了多少话。只是中途的时候,让我停了一下车,买了一点水果带了过去。

  而,父亲一看我跟姐姐过去了,还是相当高兴的,不过毕竟是打工的地方,太简陋了,我跟姐姐只能坐在父亲的床边,还有小凳子上。

  随后,姐姐嘘寒问暖了一番才知道,原来父亲一个月也才二千五,12小时,两班倒,食堂还只是包吃一顿。宿舍就在门卫室里面的小隔间里面。园区门口,可以自己种点菜,美其名,省点吃饭的钱,而睡得地方有个电饭煲,一张简易的床,一台风扇。

  可以说,条件实在不咋地,不过打工也都普遍这种待遇罢了。而姐姐算了一笔账之后,发现除去吃喝,省一点的话,一个月估计估计最多也就能存个2000块这样了,不省的话只能存1500。

  姐姐顿时有点不满意了,在那嘀咕道:“只能赚这么点,还不如在家带带小孩,帮小秋看看店…”。

  姐姐又在老生常谈,而我选择了沉默,不过父亲倒是趁势说道:“得了,小孩我都带怕了,不如在这里清静,一年省一点,也能存个两万,干个两年,存个四万,给我大孙女…”。

  姐姐笑着说道:“那可不一定,万一小秋明年帮弟弟生个男孩呢?那就是存在四万留给大孙子了…”。

  “那倒也是,那倒也是,小洁这丫头,嘴巴真甜…”。

  随后,姐姐跟父亲在那有说有笑聊了会,而我就不擅长唠家常了,在那东张西望打探了一下。发现工厂还不小,虽然夜色已黑,却仍然还有不少成群结队的少男少女,在厂门口进进出出。

  而看着这些青涩的嘻嘻哈哈的少男少女,让我想起了大排档前愁眉苦脸的中年夫妻。我顿时感觉,原来不想长大,就是这种感觉啊。

  原来,爱情里,也承受不起长大,越长大越烦恼。譬如,少男少女,骑着自行车,开心得不得了,还会嘘寒问暖地说着:“宝贝,你在后面坐稳了”。也许,还要三步一回头,看看后面美丽的心上人。

  而所谓的长大成熟后呢,只会不耐烦地抱怨:“妈的比,你这煞笔婆娘,坐个自行车都坐不稳…”。

  年轻时,我们生怕自行车后面的那个她摔下来,成熟后,我们反而会不耐烦地,懒得管坐在自行车后面的那个人,她摔下去,就成了她笨,她活该。

  我在那思绪乱飞,我心想,自己不就正是这种人吗?我把小秋领上了崎岖的道路,剧烈的颠簸,让小秋坐不稳,而我呢,不但没有拉小秋一把,还得意洋洋地想着,这没用的家伙,果然摔下去了,然后没有眷念地就抛下了小秋。杏吧首发

  我在那,奇思妙想了很久,姐姐跟父亲可能也聊累了,这时姐姐说道:“爸,你吃了没?要不我们三个出去吃一点夜宵?”

  “不用了,不用了,你们来了刚好,上次出来得很匆忙,我回去拿几件衣服,再拿个烧开水的跟电磁炉,这些东西太贵,没舍得买,也刚好看看小宝…”。

  “哦,那也行,回去吃点好的,明天早上叫弟弟送你过来,…”

  女人,有时候挺会考虑细节的,而我一听父亲要回家,有点思想开小差,在那没反应过来,这时姐姐忍不住直接说道:“老弟,你今天怎么啦?心不在焉的,打个电话让小秋稍微烧一点吃的啊…”。

  其实,并不是我一个人心不在焉,一看到父亲回来了,小秋又有点皮笑肉不笑,神情有点不自然。

  但是,姐姐,没有注意到这点,因为她正在热心肠地好意地旁敲侧击地侃侃而谈:“现在打工,工资真低,一天上12小时,才赚2000,都不如在家种地…”。

  我呢,选择沉默,而小秋只是负责陪笑,也没发表意见,父亲则是还是那句话:“种地也累,带小孩更操心,还不如当当保安门卫轻松自在,虽然工资低了点,但是等于白拿的啊…”。

  这时小宝越来越大,的确有点人小鬼大的味道,在那鬼头鬼脑来了句:“爷爷,你说带小孩,是不是带我啊?”

  随后,一家人笑笑闹闹,等到吃饭时,已经快10点了,小宝自然早就吃过了,父亲呢,可能也吃了点,小秋饭量本来就不大,只有我跟姐姐在那饿得有点够呛。

  吃完饭,因为时间太晚了,姐姐也没再多停留,便就开车准备离开,小秋也连忙去安抚小宝睡觉了,父亲,则在厨房里,找开水瓶,随后,还找了一个旧的电磁炉。

  就在我起身准备离开时,父亲又从橱柜的最里面,找了几个盆子带了起来。这一下,让我想起了外地实习时的往事。是啊,出门打工在外,你一个盆子都得买。

  这时,父亲找了盆子走了过来,看了我一下,尴尬又客套地说了句:“还是在家好,家里比宿舍凉快多了…”。

  我当时不知道怎么想的,随口来了句:“外面实在不习惯,你就在家帮忙看看超市好了,反正小秋又不可能一直看超市的…”。

  “算了,算了,趁着年轻,还有人要,在外面干几年,这点苦算什么?以前连风扇都舍不得用,还用芭蕉扇呢…”。

  我当然不像姐姐那样婆婆妈妈的,一听父亲这样说,我便就转身回到了卧室,但是刚到卧室,发现小秋脸色很难看,一副要哭的样子。这让我有点纳闷。但是小秋,把我拉了过去,在那用乞求的语气说道:“老公,刚才你跟爸的对话,我听到了,我求求你了,你能不能不让爸待在家里啊?”

  小秋的反应让我有点疑惑不解,所以我纳闷地说道:“你那么怕爸干嘛?我姐,王董,都说你聪明机灵,可是,我看你一碰到爸,就咋这么没用?”

  小秋被我数落得脸色铁青愣在那里,想了会才说道:“呵呵,是谁以前还说我厉害来着,爸刚开始讨好我时,我顺从他了吗?还不是用下三滥的下药才把我骗到了?试想,如果他不是你爸,就算他再有钱,也不可能爬上我的床,因为我家本来就不差钱,我也不是那种拜金女,不是你爸厉害,而是因为他是你爸,我只能让着他,你懂吗?他不是你爸,我让着他干嘛?哼嗯…”

  小秋说着说着就哭了。在那有点失控地说着:“当初一开始,也一样,为了留住爸不出去打工,你就让我陪他,现在呢,又怪我,而且还又要把爸留下来,我不是怕他,你知道吗?我怕他干嘛?我只是怕他影响你跟我的感情,我真的不想失去这份感情,我真的好想回到当初跟你恩爱撒娇时的样子,我真的后悔当初答应你玩了这个游戏,我真的不想要那刺激的快感,我只要跟你快快乐乐的在一起。真的,我可以一辈子不要性爱,因为这一点不重要,可是你不疼我,你不宠我,我真的快疯了…”。

  小秋突然的情绪失控,让我有点反应不过来,正在我苦思纳闷时。小秋又温柔地说道:“老公,我不想重蹈覆辙了,以前你把爸留在家里,让我陪他,我都听了你的,那是因为我跟你感情好。但是现在,我们还没和好,我真的好怕,爸会在家里,会影响到你,怕你不会原谅我,等我们和好了,生了第二胎后,你再让爸回来看超市可以吗…?”。

  其实我也是随口一说,并没有真想把父亲留在家里,所以一听小秋这样求我,于是我便说道:“好啦,不让爸留在家里可以了吧?”

  小秋一听高兴坏了,喜极而泣道:“老公真好,这么好的老公,我以后遇到什么事情,都跟你商量…”。

  小秋突然的肉麻拍马屁,让我有点哭笑不得,没想到此时小秋又在那老王卖瓜自卖自夸道:“其实呢,我一直都很听老公的话对吧?你让我陪爸,我就陪了,你不让听爱情歌曲,我也不听,你不让我看综艺节目,我也没看…”。

  突然小秋话锋一转道:“老公,其实啊,你虽然很大度,但是有时候好霸道,什么大事都得听你的,小宝才一个月,你就不让她跟我们睡,你想啊,小宝一岁后,才跟我们睡过几次啊?然后还说我不爱小宝。我想跟小宝睡一块,还要你批准。”

  小秋在那狡猾地揭我的短,让我有点发怵,所以,我连忙打断道:“行了哈,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越说越邪乎了…”。

  “没有呀,其实,我挺喜欢你这种温柔斯文式的霸道,让人不知不觉想听你的话,其实大事你做主,小事我做主,真的挺好的…”。

  我瞪了小秋一眼说道:“是吗,怎么被你说得,我好像很不讲理,你反而变成了成了那种乖乖女了?”

  “我本来,就很听话,很尊重你呀,不过都是心甘情愿的…”。

  小秋越来越肉麻,而我忍不住又想到了那个让我那个介怀的伤疤,不过也懒得打击小秋,所以只是轻描淡写悠悠说道:“是吗?听话,尊重我。还背着我做出那么多事情?大年三十,你跑去爸房间了吧?过年那段时间还偷偷去修复…”。

  小秋低着头红着脸,等我说完了才说道:“我很乖的时候,很乖啊,调皮的时候,也很调皮嘛。难道你想把我变成言听计从的宠物嘛?那还娶老婆干嘛?不如养一只宠物,就像你以前说我的一样,问我是找男朋友,还是找一个听话的奴隶”。

  《天龙八部》有个名字很好听的招法,叫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小秋这两天,翻出了我以前说的话来反驳我,让我郁闷不已,害得我只能嘀咕了句:“巧舌如簧,你在爸面前,要有这么聪明就好了…”。

  小秋在那气得面红耳赤,咬牙切齿地想了会说道:“我要疯了,不是你爸厉害。不是我说不过你爸,只不过是因为你夹在中间,唉,你为啥就不懂呢?你不是我老公,你爸都没机会跟我说话好吗?不是你爸,他给我下药,就算不报警。我也会远离他。不是你爸,他要绑了我,我不找我哥打死他啊?不是你爸,我跟他做,更不会有快感,都说了,女人都不喜欢跟不爱的人卿卿我我,跟爸做起来能那么舒服,因为他是我最爱的老公的爸爸,如果不是你,我根本不会跟你爸这种人发生任何关系,更不会还持续一年,如果不是你的爱,你的宠爱,我更不会这么放心大胆的去享受,唉,烦死我,这种感觉太复杂了,跟你根本解释不通,这么说吧,跟陌生男的做,就像跟那个富二代一样,我一点都不会惯着他,因为烦死了,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但是跟爸呢,因为你的缘故,就是没感情基础,哪怕就是再讨厌爸,但是一想到你喜欢看我这样子,我就没那么讨厌爸了,算了,算了,真的解释不了了,这种关系太复杂了,我就不该当初答应你玩这个游戏,主要还是我太听你的话了…”。

  我听了之后很无语,郁闷地说道:“有意思了,敢情你还有苦衷,原来是你太依着我啊?”

  “没说怪你呀。可是,如果不是依着你,我就是想偷腥,最起码也找个帅哥猛男吧?怎么会找你爸这种老男人?”

  小秋的巧舌如簧,偷换概念,让我不想讨论下去,这时小秋又说道:“我真的没有推卸责任,我陪你玩这个游戏,真的是听你的话的,只不过,你老是打击我,说我遇到爸,就变笨了,其实我根本没有好吧?如果,真的变笨了,那真的是因为他是你爸,我没法翻脸去拒绝。你不老是说我遇到爸变笨了,我也不用解释这么多,我解释越多,你越感觉我是推卸责任,但是不解释,你又看不起我。真的,与其说,我拿你爸没办法,不如说拿你没办法…”。

  小秋的逻辑,让目瞪口呆,叹了气说道:“晕死,什么跟什么啊?”杏吧首发

  “难道不是那吗?你只看到我偶尔拿爸没辙,你却看不到,生活里,我对你多么没有办法。你让我陪爸,我依着你,去陪了;你不喜欢喧闹,我有时候看个电视,还要戴耳机;在家里,还不能看综艺,不能听肉麻的情歌;而且,就算跟异性聊个天,你还不让我在床上发信息;小宝从小就必须按照你的方法去教育,我还要配合你;而且不能说你姐你爸你家,一这样说,你就不高兴,还必须让我任何时候,都直接说姐…”。

  小秋说着说着就眼泪汪汪:“我不是爱你,我会这么听你话吗?其实你也好霸道好吗?我不可能那么完美的,也会被你宠得昏了头,可是,并不是因为爸多么让我醉生梦死,只不过仅仅是你的包容,才让我敢色胆包天的好吗?这真的是有个前因后果,不是说我推卸责任,我跟爸之所以这么疯,真的是我对我们的感情太自信了,我真的以为我们会相爱一辈子…”。

  说到这,小秋突然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我,然后蓦地说道:“对了,你还有个怪癖,从来不让我说爱你一辈子。说只要且行且珍惜就行,如果万一没有了感情,实在过不下去了,就像朋友一样好合好散,没必要假惺惺的发誓言,能做到不伤害彼此,比虚伪的誓言好多了…”。

  我在那一阵无语,不知道怪小秋的记性太好,还是怪小秋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用的太溜。所以我郁闷地说道:“是啊,那你有没有按我的做,有没有好合好散?你离家出走算什么?不算伤害彼此吗?”

  “那你呢?我一开始真的以为你是道貌岸然的小人,骗我玩这个见不得人的游戏,然后把我甩了。你说我还怎么跟你好合好散啊?”说到这小秋稍微停顿了一下又说道:“不过,以后也不跟你好合好散了,我不想跟你再分开了,你敢跟我分手,我不会离家出走,但是我会砍你…”。

  一看小秋又在那逗比装可爱,有点让我起鸡皮疙瘩。但是不得不承认,我跟小秋的话越来越多,讨论也越来越多。

  不过遗憾的是,虽然小秋说了这么多,解释了这么多,而且貌似还有点道理,小秋的确挺夫唱妇随的,很多爱好也是跟我一起共同培养的。

  但是,依然无法消除我心中的芥蒂,因为小秋在那撒娇,我依然不习惯。直到,一个神秘人物的出现,才让我想通了一切。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数5322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