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主人我的爱之缘未到-情以深(完结)】【作者:不详】【完】   插妹妹a片96_色姐妹在线AV_夜夜橾天天橾b_大香蕉伊人久草av   点击:加载中



  我的主人-我的爱——缘未到-情以深-伤离别(完)

来到夜总会的外面我惊魂未定的不知所措,淑文跟了过来让我上了她的车。“她不会有事吧?”我紧张的问“难说,要一整天不能尿尿不能动。”她口气很严肃让我更加的替冷艳担心起来。“哈哈哈哈”她突然大笑道:“拜托,林氏集团又不是什么恐怖组织,那会这样草芥人命啊,都是假的,只不过是吓吓那个叫马坤的土老帽,要让他知道这里是谁说了算。”“假的?可是刚才明明?”我惊讶的看着她。“刚才是半真半假,折磨全是真的,不然他们不可能信,给那个女人喝的只是普通的凉水不是春药,不过尿道的确被封上了,那瓶不是利尿剂只是柠檬汁。”我好奇的问:“那为什么要把她变成标本太残忍了。”淑文摇摇头:“那只是糖化贴膜和粘合剂,只要用热水多泡一会用刀子就可以划开。”我有点晕:“那马坤不会报复吗?”“不可能的,恐惧是最好的武器,只有感到恐惧才会知道服从,不然就起不到敲山震虎的作用了。”她点了支烟:“要是真用了林寻姐穿的那种材质,那个女人才是真的没救了,不过你也挺有意思的,竟然关心伤害过自己的人。”我低着头:“毕竟都是穷苦出身我没有记恨她。”淑文苦笑了一下说:“我很讨厌你,因为哥哥喜欢你,我嫉妒你,因为你的美貌和身材太完美,不过我看的出你和哥哥是真的相爱了,我喜欢哥哥想嫁给他,因为我和哥哥没有血缘关系,可惜他只是拿我当妹妹看,不过既然你也喜欢哥哥为什么要去找别的男人那?”“没有啊”我惊讶的说着:“我只是去帮华姐一个忙还她的人情而已啊,我真的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夜风的事。”我把去风花雪夜和马坤接触的整个事情告诉了淑文。她瞪大眼睛看着我:“我想一定有误会,那个老男人是谁啊,还有就是哥哥知道了这件事很生气,我想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就算没有做对不起哥哥的事,但背着他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是铁定我的事实。”淑文原来不像我想的那样坏,相反她其实还是挺关心人的,只是她说话有点直接,从性格上看她和我的好朋友雅萍倒是很像,但现在我的心里非常的忐忑,我不知道见到他该怎样解释,他是个大少爷说一不二,他发怒的样子我也是知道的根本不听人劝,此时的我感到非常的害怕和焦虑。车子停下了,淑文看着我说:“我比你大,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比你长,所以听我的,不管发生什么先忍忍,等他气消了再慢慢和他解释。”

  我走进卧室关好门,夜风站在床边背对着我说:“把衣服脱了。”我迟疑了一下还是照做了,最后一件衣服刚刚脱下一叠相片就丢在了我的脸上,我看着地上散落的照片一下紧张的不知所措,那些都是我和马坤亲热的照片。“请听我解释。”没等我说完夜风就笑了“一晚十五万你很贵啊美女。”然后他转过身看着我“开个价,多少钱我都给,我可以买你一辈子。”一击耳光打在他的脸上,我的手在痛,但心里的痛无法形容。他把我推到在床上,用皮带把我绑的结结实实,最后不顾我的反抗用丝袜堵住了我的嘴。“你还敢打我,我被你骗了,你的坚强、美丽、清纯、善良全都是假的,你只不过是想从我着要更多的钱,你和那些下贱的女人一样,我瞎了眼竟然还想娶你,好啊,你喜欢钱我满足你。”他压在我的身上发泄着他的欲火,只不过我没有了以往的快乐,心里痛得像被刀扎一样,但不争气的身体还是高潮了,他永远都是那么出色,我吐出嘴里的丝袜,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他捂着伤口“你咬我。”我勉强的笑着:“你忘了,我是贫民窟的一只小野猫,和我在一起一定会受伤的。”他哈哈哈的大笑:“我忘了,你是个下贱的野女人,好,我买你一辈子,我要锁你一辈子。”我蜷缩成一团哭着说道:“对不起,我知道说什么你也不会相信,我不要你的钱,求你放我走吧。”他解开了我的束缚让我穿上衣服,然后转过身冷冷的说:“你让我觉得恶心,滚,给我滚,在也不要让我见到你。”他在哭泣我感觉得到,可是我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了,我只想赶快离开找一个地方大哭一场。

  寂静的夜色下,我一个人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在街道上,好委屈,好不甘心,命运是在故意戏弄我吗?我其实早就明白自己不可能会有什么好的结果,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它真的发生了自己又这样的无法接受,和他在一起的时光是那么短暂却又那么幸福,为什么,为什么命运这样的捉弄我,一路上我不停的对自己说,这不过是一场痴梦,现在只是梦醒了而已,可是醒的那么突然,让我无法承受。这条街巷熟悉而陌生,我已经不适应它散发的恶臭,我早就应该明白其实这里才是属于我的世界,只是我不想承认,因为我已经喜欢上了外面干净整洁的马路,已经适应了舒适而奢华的生活方式,但现在现实把我打回到我该去的地方。

  我打开房门,从装修完到现在我还是第一次回家,洁白的墙壁、光亮的地板、漂亮的家具,我坐在床上呆呆的自言自语“醒醒吧,已经回家了。”我的身体、我的第一次都给了那个男人,现在他却不给我解释的机会,他让我滚!我躺在床上委屈的痛苦的呻吟着,凌晨我站在椅子上,把一条裙带绑在吊灯上打了个结,然后把裙带套在自己的脖子上。“奶奶我好想你,对不起辜负了您的养育之恩,我这就来找您了。”我哭了,我恨自己为什么这么胆怯,只要椅子一倒就可以解脱了,但我却始终下不了手,每当要踢倒椅子的时候,和夜风在一起欢笑、嬉戏、亲吻的场景就会浮现出来,没想到自己最后还是放不下他。突然一阵敲门声吓了我一跳,双脚一滑椅子倒下了,我就这样被吊在了空中,好难受不能呼吸了,手坠在身体的两侧使不出力气,双腿在空中不停的摆动,我为什么要挣扎,明明已经想好了去找奶奶的,可当死亡真正来临的时候我才明白自己是多么的愚蠢,我不想去另一个世界,至少不能这么难看的去,天啊救救我吧!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听道了我的祈求,吊灯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连同我一起重重的摔在地上,听到了屋里的声音门被从外面踢开了,林寻和淑文出现在我的面前,林寻把我抱住检查我的状况,淑文在一边摇摇头说:“姐还真被你猜中了,一哭二笑三上吊,想不到她还挺传统的。”林寻平静的说:“我不过是凭直觉,夜风说他找到了一个和我很像的女孩,我承认她有的地方的确很像我,如果是我的话第一个选择可能会和她一样,所以才会一路跟到这里,不过你为什么要来?”淑文很严肃的说道:“大姐,你没觉得着事情有点蹊跷吗?她可是哥哥看上的女人,马坤那个老帽怎么敢下手,除非他色胆包天,在有那些照片是怎么回事,华姐说不知道,寄来的信封也没有署名。”“是故意的,为了拆散夜风和她。”林寻冷静的说道:“但谁会这样做那?谁最不希望他们在一起。”淑文瞪大眼睛:“难道是哪个女人?不会吧。”林寻摇摇头:“如果是姚家的话我觉得他们没有这个胆子,不管怎样事情很棘手,对方是冲着林家来的,我们要小心,不要成为别人手上的棋子。”

  我在林寻的家里躺了好几天,黄昏时分林寻来到我的房间。“你不能总这样消沉,有些东西既然放不下就不要憋在心里,哭出来会好一些。”我看着她低着头:“我和夜风就这样结束了是吗?”林寻点了支烟说:“我不确定,也许是缘分未到吧。”“我爱他”我大叫着:“我真的爱他。”林寻搂着我:“我知道他也喜欢你,但现在见面只能让你们彼此伤害的更深,有时候爱一个人最好的选择就是离开,他的世界不属于你,至少现在是这样。”我低声的说:“要我离开是吗?”林寻点点头。我平静的说:“我有一个请求,我离开可以,但请锁住我,就像你锁住你自己一样。”林寻有点吃惊用安慰的口吻对我说:“何必那,你不用这样折磨自己的,你可以找到一个爱你的好男人,可以从新过正常人的生活。”我摇摇头:“我是他的女人,这辈子我爱的人只有他,要不让我死,要不锁住我,否则我不会离开的。”“我懂了。”林寻拿起了电话。

  深夜淑文来到了这里,她提着那个密码箱“林姐你要的东西拿来了。”“他还好吧?”我问道。淑文无奈的说:“天天喝的烂醉如泥,不过要不是哥哥睡的不省人事,我也没有机会把这个带来。”我叹了口气:“知道了,谢谢,可以开始了。”我的身体再一次被紧紧的包裹住了,不是说透气性很好吗?怎么感觉整个身体被橡胶似的东西糊住了,林寻将我下体的金属底座取出,身体瞬间收紧,要不是嘴被堵着我一定会大叫出来,这时我感觉全身被很大的力量束缚,同时躯干的部分开始变硬。林寻平静的说:“绝缘体已经取出意味着已经锁好了,没有所谓的钥匙你一辈子就将被封印在这件枷锁里。”接着林寻开始教我一些注意事项,除了头部我的整个身体全部被封印起来,纳米树脂和再生记忆纤维坚不可摧,要想不被弄伤就必须注意一些事情,腰部、腹部、下体等躯干材质密度很小因此很坚硬,脖子和主要活动的关节密度较大可以自由弯曲,材质透气有一定吸水性清洗方便,但注意不要用冷水,不然材质会失去透气性清洁效果会降低,一定要注意让衣服保持水分,洗完澡必须涂上润肤液或油脂,不然材质失去水分就会变硬行动会受到很大限制,因此为了保险最好套一件乳胶之类的衣服锁住水分,记住方便时必须用配套的工具不然会自动锁住一个小时,生理期时分泌物只能靠工具排出,所以必须注意清洗不要因此生病不然很麻烦,下体的金属绝缘体取出后会形成一个小孔,在外表会形成向内凹的轮廓,为了减少走光避免不必要的尴尬,所以不要穿短裙之类的衣服,如果必须穿里面最好穿材质厚一些的内衣。手指尖和脚趾尖留有很小的缝隙,因此指甲可以自由生长,但修剪的时候只能用锉不能用指甲刀,不然指甲过短缝隙会消失那就难受了,所以注意指甲的长度必须要露出缝隙,可以涂指甲油或带手套掩盖,脖子处的衣缝用项圈可以掩饰洗澡的时候取下就行。林寻拿着一个像眼药水似的东西说:“这个就是所谓的钥匙,每件枷锁的材质比例不同就像人的指纹一样,所以中和剂也是唯一的,只要一滴就可以解除你的封印,现在我会把它藏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如果你遇见了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随时可以告诉我,但我只会给你一次机会。”

  接下来的两天我在林寻的指导下慢慢适应身上的束缚,下体被勒的很疼,而且坚硬的材质几乎让我无法靠抚摸缓解,也彻底让我放弃了自慰的想法,铂金的项圈轻薄而漂亮,下面的十字架也同样做工精巧,如果有人问为什么戴项圈可以说自己是基督教徒,吃过午饭淑文来到这里,她给我带了一些衣服和一些证件。“这是你的新名字,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林寻说道:“身份证是合法的,档案也是,这是天华大学舞蹈学院的入取通知书,你不要问我是怎么做到的,你只要记住既然离开就走的越远越好,以后就没有那个叫谭雪的女孩了。”淑文送我来到车站,她悄悄的对我说:“你可能不知道,有人想故意拆开你和哥哥,如果你继续留下可能会有危险,这个身份是林寻姐用自己的关系弄来的,新的身份只有你自己知道,就连我和林寻都没有看过那些证件。”她叹了口气:“我有点替你惋惜,但你不走可能还会有更多类似这样的事情发生,我爱哥哥不想他卷入麻烦,因为那个想拆开你们的人我们都惹不起,所以你必须消失。”她给了我一张信用卡:“里面钱不多,是林寻姐为了避免别人起疑从个人开支里剩下的,记住以后无论你怎样生活都不要再回来,不然我和林寻姐只好用别的方法让你真正的消失。”

  火车上我一个人坐在包间里打开手中的信封,取出一张身份证。。“叶思缘,这个就是我的新名字了。”我趴在床上痛苦的哭泣着,不是因为被赶出自己的家,也不是因为自己所受的委屈,而是我再也不能见到我的夜风了,我的头好乱,之前明明还在一起幸福的生活,还沉浸在对未来的幻想中,为什么一切来得如此突然,而一切又结束的如此之快,既然注定不能在一起,为什么上天要安排我们相遇,既然结局是这样的伤感,为什么要给我山盟海誓的幸福。曾经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是那么美好、那么快乐,可现在这些记忆成为了我心底最疼最痛的伤。我看着远处的风景终于平复了悲伤的心绪,未来该何去何从我已经失去了方向。午夜我小心的查看门外的动静,拿起手提箱悄悄的走进卫生间锁好门,已经憋了快一天了终于可以解放了,我一边用注射器清洁着身体一边脸红的想,如果他在的话应该会让我憋到天亮吧,我把手伸向下体,硬邦邦的触感让我只好放弃刚才的想法。“又想他了,连自慰的不能,也许我太冲了。”我苦笑了一下自言自语道:“林寻姐说我有些地方太像她,现在我明白了,因为我们都太冲动,女人啊,有时真的好傻。”

  火车行驶了两天两夜终于达到了它的目的地太阳城,这原本是一座海边的小镇,因为海岸礁石众多大型货船无法进港进行贸易,所以这里的居民大部分靠捕鱼为生,一个不大的港湾只能让小型的商船停靠,因此商业很不发达,随着捕鱼业受到限制这里渐渐被废弃,后来一个大商人看上了这里,他联合了其它共十二家大公司买下了这里,这个偏僻的小镇随即成为了旅游和度假的圣地,昔日的渔村变成了一座漂亮的海滨城市,这里靠近赤道非常温暖,四季阳光充足,所以尽管城市还在建设当中,但游人已经习惯称这里为阳光之都了,我下了火车在车站外寻找着公交车站,尽管身心疲惫,但我还是被周围的景色吸引心情也随之好了许多,我走了许久一个站牌也没看到,真是太热了,早知道这里这么热我就不穿那件乳胶的内衣了,现在连连裤袜也是乳胶的,绸制的一步裙虽然漂亮可不怎么透气,无奈我只能站在原地休息一下让头上的汗消一消,终于打到了一辆出租车,我当务之急是找到一家性价比高一些的旅馆住下,街道两旁的行人不多,远处是正在建造的高楼大厦,生活在如此美丽的都市,我似乎有了对未来的憧憬,但愿这里的阳光可以融化我心底被伤痛冰住的心。

  字数:4765

总字数:29179

【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