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之名】(02)【作者:zerox2】

发布日期:2018-04-10  来源:乱

字数:301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初吻

  风,夹着鬼哭狼嚎的「呜」声,从「沙丁鱼罐头」中挤过,为被一位老先生和一个国中男生挤在电车角落的立花泷带来了一丝新鲜空气。

  「啊啊啊—天天都是这样子,好可怕啊—我想去个没有喧嚣的宁静乡村啊啊啊!」心里这么想着,但还是很无奈地忍受,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去反抗自己的人生的。

  「欢迎下次再来!」银铃一般悦耳的声音在街角的另一头就能隐约听到。听到这声音的立花泷立刻将揉成一团的脸舒展开来,1 秒之内,笑容便从他的心里爬上面容。

  「欢迎光临…啊!泷酱!是你!」

  「酱…能不能不要这么叫了,会吵到其他顾客吧……」

  「泷酱…泷吗?」从进门右手边传出熟悉的声音。慵懒又干练的语调,带着御姐音又有点小小攻音,正经却又玩世不恭的态度,无不透露着声音来源的身份。
  「奥奥奥奥寺前辈!」立花泷一听声音立马惊叫到。

  是的,这个大波浪卷发型的成熟美人就是奥寺美纪。

  已经不记得是怎么会和立花泷那么熟悉的过程,但是确确实实在当年兼职的时候,那么多小伙子里面,只有这一个小子能够接近到自己的生活。本来以为可以将心交给他,结果不知道他在寻觅什么,像是爱上了什么人一样,魂不守舍的。为了不要伤到自己已经有裂纹的心,奥寺美纪离开了东京,跑到了名古屋的外祖母家经营了一家奶茶店。

  这次回到东京没想到才回来就会遇见他。

  「哟,好久不见啊,还是那么害羞得说不清话啊—」(笑)

  「呀—不……啊,好久不见。」

  「这么亲昵的态度,好可疑—泷君,这位大小姐难道是—」挑着修长秀美的眉毛,奥寺美纪挥动着左手小指示意到。

  「这位客人说笑了,我才不敢以大小姐自居呢」一方面知道对方并没有恶意,但另一方面却凭直觉嗅到情敌的气息——毕竟称呼用的是名而不是姓。「正式介绍一下,宫水三叶,泷酱的女朋友的存在,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哑然失笑的奥寺美纪抿着性感的双唇忍住笑,大大方方地说到,「奥寺美纪,以前立花君打工的饭店的前辈,现在在名古屋开了家鹿主题的奶茶店。」目光注意到宫水三叶外服袖子上缝补的针脚,「啊,这是立花君的手工吧」令她想起了当年在饭店打工的时候被恶客人划破的裙子,也是立花君给缝补的,果然是个好体贴的男孩子呢。

                ——

  「是吧—只要这样,绕过去穿起来就好了」

  「哎—好厉害!原来那么漂亮就是这么编出来的」

  「……」一口面汤。

  「那那这个坠饰原来是要搭配这样子的包包吗?」

  「对啊,毕竟黑色是永恒的主流色彩呢」

  「……」一口面汤。

  「前辈您的唇彩好漂亮,好自然水润的样子」

  「三叶酱连这个也羡慕吗,年轻的女孩子可是有足够的资本不化妆也美丽诱人哟」

  「……」一口面……噗!!!

  对!没错!就是——噗!!!

  下班后立花泷和宫水三叶就这么坐在奥寺美纪一桌,顺便一起解决晚餐的问题。

  本来立花泷坐在二女对面听着她们越聊越欢乐,之前三叶貌似有一点点的芥蒂早就不知道飘到了哪边。听着听着立花泷渐渐的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

  但是两个人聊着聊着就突然kiss上了,看着宫水三叶先瞪大后迷离的眼神,看着奥寺美纪从耳后垂下的秀发,听见像「滋」又像「啾」的声音,立花泷不得不,不得不讲口中来不及吞下的面汤喷了出来。

  好在喷出来的一瞬间立花泷将头向过道一摆,也好在过道正好没人。只有宫水三叶的拉面碗遭受波及——不过估计三叶也不吃了,早就聊得忘了吃了。
  「啊啦—果然年轻女孩子的味道最为甜美呢」

  「奥…奥寺前辈!」提出抗议的是立花泷,而当事人三叶俏脸通红,双手交叠着用指腹捂着唇,似乎还没回神。

  「啊?看这个反应,难道——不是吧!居然是初吻吗?」

  「关键不是这个吧!」立花泷也面红耳赤地抗议道。

  「那泷也还保有初吻吗?要不要也交给我?」

  「才不要!」立花泷有点恼羞成怒的感觉。同时,还有点点嫉妒。

  可对方是女子,没关系的吧?应该没关系吧?是吧,完全没关系啊。

  「前辈…那个…嗯……」宫水三叶小声地咕哝这不明含义的话语。

  「三叶酱要再来一次吗?」

  「前辈!」

  「好……好的……」

  立花泷生气地站了起来,在对面二女再次kiss之前离开了拉面店。
  「可恶—什么嘛!」用力地踢着地上根本不存在的石子,立花泷生气地想着。
  然而不知道有没有某人想到,几天前那么好的气氛下,某人自己仍然没敢跨出百分之九十九的情侣都会自然而然的做出的那一步。亲吻而已,kiss而已,嘛。

  一面是生气奥寺前辈那么随意地亲吻自己的女朋友,一面是埋怨自己胆小。
  「我都还没亲过的唇!」想着。

  「我都还没触摸过的颈!」想着。

  「我都还没揉过的胸部!」想着……咦?怎么手自然而然地做出了这个造型?好像知道有那么大……不不,这不是重点,继续生气!

                ——

  「奥寺前辈…」

  「叫美纪姐」

  「美纪姐…我们这样不太好吧,泷酱…泷生气了呢」

  「是会生气一下,我还算了解他。既然喜欢你应该不会太在意这些。」奥寺美纪中指微曲,将散落的垂发重新捋回耳后「以前是曾经有过以为能和他交往的错觉。后来发现果然是错觉呢,他始终思念着一个不知道谁的人呢。所以今天看见你们在交往,还怕他还是像以前那样漫不经心的,一试之下看他那么生气也就放心了。这次这个男孩子是好认真的呢。」绽放着一点点无奈,又有多一点点的欣慰的笑容,奥寺美纪看着宫水三叶眼中满是柔光。

  过了刚亲吻的迷离恍惚状态,宫水三叶思考能力渐渐回归。首先是惊讶自己这么大胆,居然…其次则是感到莫名的生气。

  为什么生气,生谁的气,估计宫水三叶自己也说不清吧,也许……是气立花泷居然还敢生她的气吧?讨厌!

  回到家里——虽说是家啦,但是是立花泷租的房子呢,宫水三叶考虑再三要不要直接回妹妹那里去住,结果还没有考虑完,已经掏出钥匙把家门打开了。
  家是一种奇妙的存在,你认为它在那,但你根本摸不着。你能够摸到的只是房子,真正能够称为家的存在——宫水三叶脸颊微红——那一定要有自己所重视的人吧。屋子因为拥有自己所珍视的人,所以才变成家的存在,让人潜意识的想要回归,成为人灵魂深处的寄托。

  「嘛,他不生气我就不生气」宫水三叶在心里这么想着。其实他们两人是第一次相互生气,可以说不知所措的宫水三叶还没有经验,不知道怎么去处理相互的关系。理所当然的,能参考的只有怎么和妹妹和解的方式。

  然而这时的男孩子却还在介怀。

  人类历史上,男子与生俱来的理性和女子与生俱来的感性之间发生过的矛盾不知道拆散了多少姻缘。

  立花泷听见了宫水三叶开门的声音,但气呼呼的男孩子却打定了主意不去理女孩子。缩在之前就准备好的地铺中装睡。只有手中还习惯性地把玩着彩色的结绳。

  宫水三叶低声,似乎自言自语地说了句「我回来了」,然后轻声呼唤了一声「泷」,然后是一声「泷酱」。

  并没有任何反应。

  露出微微失落表情的宫水三叶解开绑头发的色彩斑斓的结绳,无奈地甩了甩头,顺便摇散拘谨了一天的秀发。然而当她在看到卧房的床铺已经铺好了之后,不禁轻轻一笑。出门看着在狭小客厅的地铺上,隐约有着立花泷身形的被子,宫水三叶知道这个男孩子并没有太生气,便愉快地睡了下去。

                ——

  然而,世事总是如此难料。

  睡着的人们不知道能在梦里寻觅到什么。

  而醒着的人们却常常感到人生如梦似幻。

                ——

  ——蛤!!!!!

  ~~诶!!!!!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