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延庆——我那一夜】(全)

发布日期:2018-04-10  来源:乱

            段延庆——我那一夜



  我是段延庆,四大恶人之首——恶贯满盈。

  我本来是大理的皇太子。自从那次事变之后,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复地的变化。我成了一位流浪在外的浪人。皇位没有了,被我那两个叔兄弟窃走了。他们享受着本应是我的权势和地位,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却从来没有寻找过我,甚至私下派人追杀我,害得我不敢以真名示人,谁知道哪里藏着他们得暗探呢?段正淳挂着他的镇南王,展现着他高大英俊的形象,潇洒的扮演着女孩子心中的白马王子,续写着他的风流韵事。尽管他有一个美艳天下的老婆。他老婆刀白凤是令我也垂涎三尺的大美人。

  我已近4旬了,当年也是风月场中的老手,干过的女人无数,别说见过的女人了。但刀白凤是唯一令我见了就性冲动的女人。我的鸡巴也见过不少世面了,可它见了刀白凤就想跃跃欲试,真是没出息。

  刀白凤的确很美,单那高挑的就完美匀称的令人叹为观止,那两条修长秀美的大长腿据说是天下最长最美的腿,她的皮肤好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光滑细腻,又白又嫩,似能吹弹可破。柳眉杏眼,清纯的就向早上晶莹的露珠。可惜有点冷傲,隐隐透着高贵优雅的风度。

  她是大理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不知道有多少人意淫过她了。

  一想到段正明兄弟享受着万人之上的生活,而我只能过着躲躲藏藏叫化子般的生活,我就气不打一出来。这一切本应都是我的,甚至包括镇南王妃刀白凤。
  可这一切都被他们窃走了,这两个骗子!大理老百姓居然还很支持他们!我日他们祖宗八代,日他们老娘,日他们姐姐,日他们老婆。

  我们是一个祖宗,祖宗是不能日的了,他们也没有老娘和姐姐,只能日他们老婆了。啊,镇南王妃刀白凤日起来肯定是不错的,单那两条大长腿……

  我恨他们,我恨所有的人,他们都背叛了我。我一定要复仇,拿回该属于我的东西。我就这样生活在仇恨之中,拼命的磨练着我的武艺。

  我每天骂着他们的娘,日着他们的老婆。当然只是过过嘴隐,哪有机会真操她们?

  不过有一天我真把镇南王妃刀白凤给日了。就在洱海边,天龙寺外,那棵千年菩提树下,那片绿茵茵的草地上,沐浴着银色的月光,我把刀白凤给操了。
  那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刀白凤是我操过的最过瘾最可人的女人。她是那种让人见了就想强暴,干完了才知道什么是天下尤物的女人。太过瘾了,我操了她一次又一次,整整干了她一夜,差点没把她的小必儿给操烂了,反正已被我捣成浆糊罐了。

  有一天,我冲入大理皇宫,想与段正明一决高下,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但是皇宫中防卫太严密了,我击毙了36名大内高手后,也是身受重伤,只能逃出皇宫。

  我拼命摔掉追兵后,已是精疲力竭,浑身到处是伤,两腿也折了。

  我艰难的爬到了天龙寺外的菩提树下,已是手无扶鸡之力,连自杀的力气也没有了。我仰躺在草地上,透过婆娑的树影,望着明亮的圆月。

  想不到我堂堂皇太子段延庆今天要葬命于此了。

  这时,她来了,一袭白衣,批着银色的月光,向一位天仙一样出现了。我知道她是谁,她美丽,善良,大理人民爱戴的镇南王妃。我已经没有反抗的力气,我慢慢闭上双眼,等待着她一剑刺向我的咽喉。

  我等待着,却没有感觉到疼痛,没有感觉到剑刺到咽喉的感觉,却感觉到一团温暖柔软的躯体压在了我身上,香喷喷的。我争开了双眼,撩开散在我脸上的秀发,才发现是镇南王妃把自己脱的光光的,一丝不挂的把自己雪白娇嫩的肉体扑在了我身上。

  我当时惊得有点呆了。太戏剧性了!怎么会这样呢?

  但扑到自己嘴边的没毛的白天鹅,我又岂能放过?我两手早已放在她的背上乱摸起来,体会着她丰满柔软的乳房压在我胸部的感觉。

  刀白凤是摆夷人,摆夷女子本就以肤好貌美助称。刀白凤却是摆夷美女精品中的精品。白嫩光滑的皮肤,如脂似玉,摸起来象锦缎般光滑柔软,尤其那两只丰满的奶子,摸起来真是太爽了。

  我把她仰放在地上,注视着她清秀地脸庞,一手肆意地揉捏着她柔软的奶子。
  刀白凤缓缓地闭上了双眼,两滴晶莹的泪珠顺着长长的睫毛流了下来。我吻去了泪珠,但她把头扭向一边,拒绝了我吻向她的嘴唇。我也没有生气。我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一个满身血污臭气烘烘的叫化子,又怎能期望她吻我呢?如果我是皇帝,那可能就不一样了,他妈的。

  她的小乳头在我的抚弄下,挺立了起来,粉红色的,骄傲地挺立在风中。我的手继续向下摸,滑过平坦的小腹,摸向那片芳草茵茵的地方。她的阴毛真多,又长又细,浓浓密密。可能由于她的皮肤太细腻,毛孔细小,她的毛非常细,很长,摸起来毛茸茸的,象雪貂的毛皮。

  在她的阴毛丛中摸索了会儿,我的手伸向了她那被水草围绕的洞口。刀白凤哆嗦了一下,却没有阻止我的手指伸入她柔嫩的洞口。我没有在那里耽多久,继续摸向那两条让天下女人都艳羡的大腿。

  我使出浑身解束,抚弄挑逗着高贵的镇南王妃。其实我早就忍不住了,但我坚持着。难得的机会,要好好的享受。刀白凤根本不是我调情的对手。我玩女人的时候她还没出生呢。没多久,刀白凤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两腿紧紧夹着,一蹬一蹬的,丰满的乳房在急促的呼吸下上下起伏着。

  我凑上去盯着她的脸。她的鼻尖上步满了细密的汗珠,白嫩的面颊上微现一层红晕,微睁的双眸里的眼神有点散乱,满脸的媚态。想不到平日清纯冷傲又高贵的镇南王妃动起情来也如此妩媚。

  我再也忍耐不住,分开刀白凤的双腿,压在了她的身上,掏出早以迫不及待的鸡巴,在她的洞口蹭了几下,那里早已有水流出,湿漉漉的。刀白凤又闭上双眼,性感的嘴唇动了几下,显然在等待着我把鸡巴插入她的体内,开始操她。我望着这具多少人都想上的雪白的肉体,喃喃的说:“镇南王妃,我的小骚货,别着急,我马上就开始操你。我要让你好好的享受一下。在开始之前,还是问候一下你的老公镇南王爷吧。”

  我把坚硬的鸡巴顶在刀白凤的桃源洞口,仰头望着那轮圆月,默默地说:“段正淳,看清楚了。你老婆,你的镇南王妃正躺着我身下等着我操她呢!你看清楚了,看看我是怎么操你老婆的。说完,我猛力把鸡巴捅入刀白凤的体内,直插入底,连根皆没。直操得刀白凤闷哼一声,身体抖动了几下,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我停了一下,深吸了口气,调整了下自己。刀白凤的洞内感觉太爽了,紧紧的,软软的,还不停的抖动着。这娘们的毛真多,刚才带进去不是。
  我开始不紧不慢的在她体内抽插起来。刀白凤紧闭着嘴唇,皱着两道秀眉,忍耐着我的蹂躏,脸上仍挂着一似冷傲的声色。只是在我捅到最深处的时候,才从嗓子里挤出一点低低的呻吟声。

  我开始愤怒起来,你这个自是清高的骚货,跟段正淳他们都不是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我用尽全力,猛打猛冲,在她体内左冲右突,每次都直捣黄龙。直操得刀白凤拼命蹬着那两条大长腿,象水蛇一样在我身下扭动着杨柳腰,晃动着两只白花花的奶子,哼哼唧唧直叫。我把所有的愤怒全发泄在了她的身上,哪还顾得怜香惜玉,只管挺枪猛干。

  没多久,刀白凤就已经骨酥筋软,柔若无骨,浑身香汗淋漓,象一摊烂泥一样摊软在地上,眼神迷离。

  那一夜,我不停地操她。我记不清干了她几次,只是一次次把精液射在了她体内。

  天麻麻亮的时候,刀白凤爬起来走了。看着她蹒跚的身影,又有一点怜惜,是不是干得她太很了?

  我浑身似乎充满了力量,我爬起身也走了。从此,我成了四大恶人之首,恶贯满盈。

  我知道我很难多回皇位来。每次看到段正淳风流潇洒的样子,我都想告诉她,我日过你老婆,还操了她整整一夜呢。可一想到镇南王妃楚楚可人的样子,我的心又有点软了。是她给了我力量,给了我新生,还让我在她身上过足了隐,尝到了天下最可人的美味。现在想起来也回味无穷。我不舍得毁了她的名声。

  只是我没想到,我在刀白凤体内撒的种竟然发芽了,生了一个小杂种段誉出来。不知道刀白凤怎么让段正淳相信是他的儿子的。

[ 本帖最后由 遨游东方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shinyuu1988 金币 +10 回复过百!  
shinyuu1988 贡献 +1 回复过百!  
遨游东方 金币 +15 合格  

相关链接:

上一篇:【乱马1/2】(1-5) 下一篇:【东洋性僧一休】